用户登录

普洱作家•作品|解读王玫的诗

来源:本站 | 2020年12月24日

普洱傣族诗人王玫:

          近两年,云南普洱的傣族诗人王玫接连在《滇池》《边疆文学》《民族文学》《诗刊》等刊物发表了多首(组)诗歌,可谓异军突起。她的诗歌浅易中有深刻,轻逸中有沉重,阴郁中见阳光,举千钧若拈花,泪眼里藏笑意,有自己的特点和个性。


王玫作品赏析:


夜宿景迈山

景迈山举着星空

芒景的夜,静悄悄

我们指着北斗七星,说着

不着边际的话

浩瀚宇宙万物生长

银河,星斗

却是我们远去的记忆

披着星星进屋

离开城市喧嚣的我们

在芒景寨子采摘一缕月光


火塘边

烤茶的布朗族汉子

用今生的水煮着前世的茶

千年之叶在锅桩旁翻滚沸腾

我们在火塘边等茶

充满期待与美好

像等待一个婴儿的出生

(《诗刊》2019年8月上半月刊)


解读:

          这是一首书写茶生活的诗,也是一首生命的史诗。夜宿景迈山,诗人抓住了景迈的夜和茶两样东西,非常准确。“景迈山举着星空”,景迈山海拔并不高,但一个“举”字,生动地写出了景迈山夜空的纯净。因为纯净,毫无杂质,所以宇宙万物生长,所以这里的星空离人很近,这里的人离天很近,近得采摘月光如同采摘新鲜的茶叶。“采摘”一词用得很好,把“手可摘星辰”与下地采摘茶叶、制茶烤茶有机联系在了一起。“烤茶的布朗族汉子/用今生的水煮着前世的茶”两句非常有张力,把景迈茶的前世今生串联在了一起,写出了茶文化的民间传承、历史悠久,回味悠长。等茶的过程,是很有耐心和希望的,“像等待一个婴儿的出生”,写出了茶生命的质感,给了人们无限的喜悦,悦纳生命一般接受景迈山民的款待,接受茶汤的浸润,是何等的享受。夜宿景迈山,仿佛时光一下子慢下来了,诗意也随着炉上茶香,漫卷整个身心,整个夜空。


老碾房

一目十滩蒙着面纱

多依河岸

老树把手伸进河里

打捞一水丰盈


老碾房,瘦亭黛瓦

在一轮风水中转动沧桑

绿色的风,绿色的水

还有在绿色中奔跑的人们


源于南北朝

盛行唐代的水车水碾

岁月被青苔包裹

水锯慢条斯理讲述着

布依族前世今生的动人故事

那时的爱情像多依河的水

清澈见底

(《诗刊》2019年8月上半月刊)

解读:

          王玫的文字,简洁、干净。“老碾房,瘦亭黛瓦”,七个字就勾勒了一幅立体的写意画,非常简练。诗人需像商人一样,对自己的商品知根知底明码标价,诗人构筑一首诗的文字,就是这样的商品。这些文字或许有虚标价格的嫌疑,但要给读者合适、恰当的感受。王玫做到了。比如第三节,她用饱含沧桑和情意的文字,联系历史、现实,把碾房与生活紧紧联系在了一起。“那时的爱情像多依河的水/清澈见底”,淡淡的忧伤,深深的怀念,无限感叹穿越时空,笼罩在碾房四周,也笼罩着整个世界。全诗三节,看着有点散,其实一气贯通,第一节的“打捞”一词用得非常精彩,是全诗的诗眼,有效地统帅全诗,与第二节的“绿色”,第三节的“清澈”,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抒情框架,思路清晰,遣词清癯,笔调清逸,意境清淡,写出了老碾房和布依族清丽、沧桑而温暖的“前世今生”,引人向往。



(施远方/文 编辑:陶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