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边疆儿女心向党|钟磊:《英雄铸就佤山“铁大门”》

来源:本站 | 2021年07月27日


英雄铸就佤山“铁大门”
 ——西盟解放初期剿匪纪实

钟磊

  解放大军进寨来,

  牛角声声震林海,

  全民皆兵扛起枪,

  铜墙铁壁筑起来,筑起来。

    ——《解放大军进寨来》歌词


1949年2月,西盟宣布解放。解放后,面临着如何建立和巩固人民民主政权的问题。面对匪患严重、封建势力横行、百废待兴的现实,党和政府领导西盟佤山各族人民扫清各族旧势力,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带领全县人民实现了当家作主的愿望。这一过程中,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我人民解放军、民族武装工作队与阿佤人民亲如一家,既搞生产闹翻身,又铲除顽敌悍匪,同心共筑人民边防“铁大门”,书写了一曲曲守护边疆安宁稳定的英雄赞歌。


一、佤山新生,人民翻身


解放初期,西盟隶属澜沧县辖的一个行政区,地域紧连缅甸,国境线两边,同一个民族跨境而居,历史上形成的当地民族与外族之间隔阂很深。当地民族不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对党和新生的人民政府存有猜忌、顾虑和戒备心理。一方面,当时境外流窜着国民党陆军第8军军长李弥残部和柳元麟、屈洪斋反动武装,他们在国境边界设有若干个特务行动小组,这些残匪加上从澜沧逃往缅甸的石炳麟等原地霸武装,共有2000多兵力。另一方面,当地还有民族头人170多人,他们手中掌握的重机枪、大小卡宾枪、步枪就有2500多挺(支),火药枪2400多支。境外蒋残匪与境内少数反动头人经常相互勾结,利用民族矛盾,挑拨离间,造谣煽动,挑起事端,实施破坏。

1949年1月底,中共云南省地下党组织思普特支勐主支部和回国党组创建的澜沧县人民革命武装傅晓楼部,集中主力向澜沧县反动土司石炳麟老巢(国民党澜沧县政府)发动总攻,同时命张鸿兴、陈易夫率西盟中队星夜奔袭石炳麟在西盟区(拉巴)的舒云光大队部;命芒东袁雪松、陈志尧率西盟自卫队配合进攻;李志辉、秦焕率孟连中队从孟连经勐允河直插拉巴。当人民武装进入拉巴时,舒云光部已向西盟逃窜。张、陈即写信通知西盟的李光华、张光明,发动当地佤族、拉祜族群众拦路堵截,并严密注视舒部的行动。张、陈率部返回芒东,沿甘河直插募乃,配合主力部队围攻石部。经过三天激战,在人民武装强大的军事打击和政治攻势下,石部士气低落,部分逃跑,部分缴械投降,大队长吴应祥率部120余人起义。县长阎旭和石炳钧部向木戛、双江方向逃窜。石炳麟见大势已去,即率主力200余人往西盟佤山逃窜,企图与舒云光、舒云科部会合,继续顽抗。自卫军张鸿兴、朱江、陈易夫率部200余人,沿库杏河、勐梭河、南康河一带跟踪追击;袁雪松、陈志尧部及拉巴民兵武装200余人,从拉巴经爬街、勐梭过南康河向傈僳(力所)、阿佤来一带堵截;李光华、张光明发动佤族、拉祜族群众阻击。由于人民武装紧追不舍,石部逃至西盟,未及与舒汇合,便经老街子、南洼坝、班帅过南锡河,逃出缅甸营盘街。舒云光部向永别烈方向逃窜,受马散佤族堵截,掉头逃往南洼坝,逃往缅甸营盘街。舒云科率20余人,逃至木古坝,被当地群众围困,张鸿兴部赶到,全歼舒部,活捉中队长舒云科,缴获各类枪支30余支及部分物资。同年舒云科被押送到西盟区(拉巴)执行枪决。

因为复杂的敌情和当地社会形态的限制,澜沧县虽然设了西盟区的建制,但是西盟区的政府机构没有条件设在西盟,而设于临近西盟的澜沧县拉巴区芒东乡。澜沧县边工委委派唐煌为中共西盟区委书记(当时未公开)。

1951年1月中旬,西盟赴京参加国庆观礼的民族代表回到澜沧,中央边疆民族访问团也随之到达。中共澜(澜沧)、宁(宁江)、沧(沧源)中心县委认为,这是推进西盟地方政权建设的好机会,遂委派解放军基干2团政委、澜沧县边工委书记张春雅、组织部长赵卓率领200余名解放军官兵和西盟赴京国庆观礼民族代表,会同中央访问团,用马帮驮着盐巴、布匹等救济物资进入西盟。

1951年1月21日,在西盟佛殿山垭口草坪子,举行了“阿佤山区各民族团结保家卫国大会”。约3000多人的当地头人和民族群众参加大会。大会上,李保、拉勐等介绍了首都国庆盛况,讲述了他们参观天津、上海、南京、重庆、昆明的见闻,说共产党好,毛主席好,中国强大。张春雅宣传了党的边疆地区民族政策之后,宣布正式成立西盟区政府,任命唐煌为西盟区区长。然后举行泡酒、剽牛、垒石(每一个民族头人凑一个石头,垒在一起,意为海枯石烂心不变),盟誓听毛主席的话,跟共产党走,永不变心。

宣布西盟区政府正式成立之后,留下以唐煌为首的11名区政府工作人员,解放军回澜沧竹塘整训。唐煌带领留在西盟区政府的工作人员,在佛殿山东侧坡顶上建盖草房,作为区政府驻地。

唐煌是原西盟区政府设于澜沧县接拉巴区芒东乡时地西盟区副区长、党支部书记。区治迁入西盟,宣布直接在西盟成立区人民政府,唐煌等11位工作人员驻扎西盟,开展澜沧县西盟区工作,从此,西盟开始有了党的组织。尽管从抗日战争时期开始,中国共产党就在佤山进行革命活动,但是,真正在西盟建立党的组织,这是第一次。

边远偏僻闭塞的地域环境,原始滞后的社会形态,敌我矛盾和民族矛盾互相交织,使新建立的西盟区政府工作困难重重。要打开工作局面,首先必须重视和加强党的民族政策宣传,疏通民族关系,建立民族感情,消除民族隔阂。因此,区政府组织了工作组,团结和利用当地群众中的积极分子史发荣、扎期等人做向导和翻译,深入民族村寨,接近民族群众,跟民族群众拉家常,了解当地民族历史、民族生产生活状况和生产生活方式、宗教信仰、民族礼仪礼节等风俗习惯。跟民族群众促膝谈心,建立民族友谊情感。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工作,当地民族群众对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有了初步的认识,出现了如曼亨等一些群众基础较好的民族村寨,为进一步深入开展工作创造了条件。可是流窜在国境线外的国民党残匪以及地霸武装,却随时准备向新生的人民政权进行反扑。


 二、匪患猖獗,政权暂失


西盟连着中缅边境线,除勐梭之外,中课、新厂、岳宋、力所、翁嘎科都是以山或者以江、河为界。蒋家王朝在大陆覆亡之后,其残兵败将被中国人民解放军追剿,国民党第八军军长李弥残部以及柳元麟、屈鸿斋等原境内地霸武装、土匪,逃窜到境外,他们互相勾结,在边境一线设立了若干个特务行动小组,形成一支国内反动势力。他们鼓吹并寄希望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蒋介石在台湾“大叫”反攻大陆,气焰十分嚣张。

1951年5月初,盘踞在南卡江以西,缅甸营盘的国民党“云南省人民反共救国军”139师师长李国辉和11纵队廖慰文部,32支队屈鸿斋残部与西盟的少数反动头人相勾结,策划攻打西盟区政府。曼亨村的群众获得情报后立刻向区政府作了报告,建议区政府撤离西盟,作暂时的回避。唐煌考虑到西盟区政府区治迁址到西盟,区政府的工作还没有全面打开局面,如果就匆匆撤离,势必会在群众中产生不良影响,助长敌人的嚣张气焰。唐煌从大局出发,果断作出应对决定:一是立即派人赶往澜沧,紧急向澜沧县工委汇报敌情,听候县工委的指示;二是在未接到县工委的明确指示之前,做好坚守区政府驻地的战斗准备,誓死坚守阵地;三是派人前往岳宋曼亨村组织发动群众支援保卫区政府。

5月11日,前往澜沧县向工委报告的西盟基干2团6营排长严玉全和季奎二人从西盟出发,赶往澜沧。

5月12日,文书仲克光和民兵唐明发去岳宋曼亨村组织发动群众支援区政府抗击敌人。由于不知道唐明发是被地霸头目收买了的暗藏叛徒,仲克光在路上被叛徒唐明发暗杀。唐明发枪杀仲克光后,直接跑到缅甸营盘蒋残匪巢,向敌人泄露西盟区政府驻守力量情况,并与黄道义一起为残匪带路,连夜出发奔袭西盟区政府。此时,驻守西盟区政府阵地的只有唐煌等9名工作人员。

5月13日凌晨5时许,敌人向区政府喊话诱降,9位工作人员誓死坚守区政府阵地,使敌人的诱降惨白无力。敌人见诱降无效,就向区政府发起了疯狂进攻。敌人的进攻遭到9位工作人员顽强反击,进攻与反进攻的战斗打得非常激烈。多次进攻失败后,匪首提出要与区长唐煌进行谈判。为了拖延时间,等待救援部队的到来,唐煌同意与匪首进行谈判。可是,当唐煌走到门口时,敌人就向他开了枪。唐煌负伤迅速转回屋中,立刻进行反击。战斗一直相持到下午,敌人用易燃物拴到弩箭上,用弩箭点燃火种射向区政府住房,草房顿时燃起大火,区政府阵地上的9位革命同志在火海中壮烈牺牲。残匪还凶残地砍下了唐煌的头颅以炫耀他们暂时的得逞。

以屈鸿斋、舒炳忠为首的国民党残匪攻陷西盟区政府后,封舒炳忠为国民党西盟乡乡长。5月14日,严玉全和季奎带着县工委的指示返回西盟,途经拉巴芒东乡时,遇上在西盟工作的另一个同志,三人结伴而行。走到他朗,遭匪徒伏击。季奎和从拉巴芒东一同上路的那位同志当场牺牲。严玉全还击打死两名匪徒后钻进路边树林,跑到一棵大青树下,终因地形不熟悉,被敌人包围。他钻入树洞,利用大树干作掩护,坚持与敌人战斗到傍晚。弹尽后,严玉全顺着树洞爬上树梢,敌人抓不住严玉全,就搬来许多干柴堆在树下点燃烈火,严玉全在浓烟烈火中壮烈牺牲。同日,舒炳忠派匪徒到力所哄骗参加北京国庆观礼回来的进步头人李保到西盟区政府开会。李保不知道区政府已被敌人攻陷,来到西盟老寨边时,被匪徒捕获,李保坚决不投降,被屈鸿斋、舒炳忠押到缅甸营盘街活埋。1951年8月17日,屈鸿斋又派匪徒到勐梭爬街抓捕进步教师黄定国和革命青年肖子祥,两人被捕后,视死如归,不向敌人低头。肖子祥被押到营盘街活埋;黄定国被关押于西盟舒炳忠家后遭枪杀。

敌占据西盟后,成立国民党西盟乡政府,恢复保甲制,收粮派款,支援国民党军残部。同时设立国民党反共救国军三十二支队一大队指挥部,强令青壮年参军,扩充武力约300余人,练兵设防,还窜至澜沧拉巴一带抢劫民众,暗杀干部。

1952年初,以国民党军残部特务团长刘沛然为首,拉拢部分上层头人,组建“云南省佧佤区民族反共抗俄促进会”,刘沛然任会长,并在马散、中课、永别烈(今属缅甸)建立分会,刺探情报,挑拨民族团结,离间人民群众和民族上层人士与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关系,企图以西盟为据点,建立反革命根据地。


 三、军事占领,重建政权



西盟区政府被国民党蒋残匪、当地反动地霸头人武装反攻,失守将近半年时间,西盟各族人民又陷入苦难的深渊。

1952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省军区命令第13军39师115团挺进佤山,对西盟实行军事占领。《中共西盟地方史》称“中国人民解放军二进佤山”。

进军之前,39师党委分别在木嘎、募乃、翁嘎科召开民族头人会议,传达中共普洱地委、39师党委关于以军事解决西盟问题的决定。要求头人们回到各自部落、村寨,向群众宣传党的政策、安定民心,支持解放军进军佤山剿匪。会议上,多数地方头人都表示支持和拥护。

根据解放军将要二进佤山,以军事解决西盟问题的局势,中共澜沧边工委经请示省委和地委批准,于1952年12月2日决定:成立相当于县一级的西盟区域佤族自治临时工作委员会。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军事占领西盟的同时,把西盟的地方党、政工作开展起来。部队开始行动之前,除了做好了充分的战斗准备外,还筹备了一批盐巴、布匹、针线等物品,沿途抚慰当地民族群众。

1952年12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军39师115团2营、3营、云南公安边防72团3连从澜沧出发,兵分三路,向西盟进军。一路经募乃、勐梭,渡过南康河,指向力所;二路经孟连、富岩、翁嘎科、强过南约藤索桥,到力所与一路部队会合,向驻力所的蒋残匪发起攻击,敌人向南锡河国境线逃窜,解放军穷追不舍,从力所到南锡河,共击毙敌人5人,伤1人,俘虏82人,缴获了一批物资和枪支弹药。第三路部队从募乃、木嘎、大班约(今属缅甸)、永别烈(今属缅甸)、娜妥坝逼向西盟,会同攻打力所得手后的一、二路部队,向西盟匪巢发起攻击。12月9日凌晨4时,解放军占领西盟,控制了西盟佛殿山大小12座山头以及山烟街大石马、曼亨垭口。摧毁了国民党区党部、伪区公所和“反共抗俄促进会”等反动组织机构。紧接着把剿匪战斗向纵深推进,以军事占领了西盟除中课之外的全部地方(为了以和平的方式解决中课问题,解放军未派部队进驻中课,而对其进行间接的控制),进军西盟的解放军完成剿匪任务后,留下一个加强营(下辖5个连)的兵力驻守西盟,在西盟的一些主要军事要地构筑军事设施。留守部队一边备战,一边自己动手割茅草、砍木料、平地基、建营房,在较短的时间里,西盟佛殿山垭口缓坡上,建起了两百多间作军营的草房。10天之内修筑暗堡44个,碉堡15个,战壕4740米。在祖国的西南边疆西盟佤山,筑起了一道牢不可破的边防屏障。

1952年12月16日,澜沧边工委从澜沧抽调了40名军队干部、战士和地方干部,组成西盟民族武装工作大队,前往西盟开展工作。任命李炎为西盟民族武装工作大队大队长,张志清为副大队长,常宇山为指导员。到达西盟后,这支以解放军为主的民族武装工作大队,分为五个民族武装工作队,分别进驻西盟、马散、永别烈、力所、曼亨等五个村寨、部落。其中入驻西盟、力所、曼亨的武工队顺利入驻,而进马散、永别烈的两支武工队受到拒绝。经调查了解,原因是解放军进军西盟时,多数残匪闻风逃出国外,解放军歼敌不多,怕日后蒋残匪卷土重来,遭受其害。因此,马散、永别烈的佤族头人和群众采取既不站在共产党一边,也不站到国民党一边的中立态度,以图平安。后来看到西盟到处都有解放军,共产党的军事力量强大,才解除疑虑,让民族武装工作队入驻村寨。

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西盟,屯兵西盟,守卫边防,以军事进剿与政治瓦解相结合的政策和策略,同时宣传发动民族群众支持部队打击敌人,歼灭敌人。解放军和民族武装工作队严格按照党的民族政策和“慎重稳进”的工作方针,主动接近民族上层头人,做民族上层头人们的思想工作,通过民族上层头人在地方民族群众中的影响力,团结和号召广大民族群众支持拥护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

西盟驻军官兵、民族武装工作队每到一处,都主动为民族群众做好事,与民族群众拉家常、交朋友,并开展文教、卫生、贸易等活动。扶持民族群众发展生产,帮助他们解决生产生活中的一些实际困难,真心诚意地维护群众利益。从而拉近与民族群众之间的关系,消除误解,弃掉隔阂,取得广大民族群众和多数民族上层头人的信任。使党在西盟边疆民族地区的工作,开始有了群众基础。

1953年3月,中共西盟县临时工作委员会成立,驻军加强营教导员侯立基任书记,李炎任副书记,张志清、常海洲为委员。临时工作委员会成立之后,工委与当地驻军所面临的是严峻、紧张、随时可能发生对敌战斗和艰苦复杂的民族群众工作。军、政不分家,打仗一起上阵;走村串寨,做民族群众工作不分你我,驻军真正发挥了“战斗队、工作队、宣传队”作用。解放军和临时工委在剿匪斗争中,执行“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的政策和“争取多数、打击少数、利用矛盾、各个击破”的策略。军事打击、政策攻心、政治瓦解相结合,召集投诚人员和蒋匪亲属开座谈会,教育他们认清形势,提高觉悟,动员匪营中的亲友、亲属弃暗投明。1953年,西盟驻军和临时工委政治瓦解匪营中的回归自新人员57人,其中国民党军残部中队级军官3人,分队级军官2人,班级3人。在军事斗争中,取得了从中缅未定界入境窜扰王亢寨子残匪反击战斗、伏击残匪入窜力所乡下土地寨的战斗的胜利。1954年7月19日,西盟驻军执行中共普洱地委、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省军区39师党委的决定,调集部队向南锡河北岸推进,清剿中缅未定界地区的国民党残匪,扩大驻军势力范围。

西盟党、政、军经过做民族头人的工作,通过民族头人允许,主动接触民族群众,帮助民族群众搞生产,为他们理发、抬水、舂米、打扫寨子卫生等等,还经常从为数不多,靠人背马驮,从内地运送来的粮食、盐巴、布匹、副食品和日用品中拿出一部分救济民族群众。从1953年至1954年间就先后向民族群众发放救济粮39.5万余斤,大春籽种7500多公斤、小春籽种800斤,犁头2000多架,锄头1000多把。民族工作队以实际行动,感染感动了民族群众,密切了党、政、军与民族群众之间的关系。

党、政、军、民的鱼水情,在一首《解放阿佤一家》的歌中被生动地诠释:“凤凰进山百鸟迎,阿佤喜欢解放军;解放为阿佤搞生产,又为解放闹翻身。一根藤上两朵花,一根藤结两个瓜,藤连藤瓜连瓜,解放阿佤是一家。”


四、军民一心,根除匪患



人民解放军到达西盟后,继续追歼残敌至中缅未定界“1941年线”,同时开展强大的政治攻势,宣传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的宽大政策,分化、争取、瓦解敌人。

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初,西盟边境一线战事频繁,流窜境外的国民党军残余,乘大陆“文革”动乱之机,频频入境进行偷袭、暗杀、爆炸破坏活动,先后发生了岳宋商店、县新华书店仓库、西盟驻军发电厂房、县共产主义文化室(电影院)爆炸事件。中课、新厂、阿莫、马散、岳宋、力所、翁嘎科都发生了解放军、民兵与国民党残余部队的斗争。西盟军民为保卫边疆,守住祖国的西南疆大门而英勇作战。许多剿匪战例,在中共西盟党史和西盟县地方志资料中都有记载。

1952年12月,三十九师一一五团二营四连小分队前往傈僳和南约一带巡逻,发现小股国民党军残部在阿佤莱寨子活动,小分队三排迅速将敌军围歼,俘敌7名,缴获骡马6匹。

1953年5月,三十九师一一五团二营四连小分队在傈僳下图地寨边埋伏,国民党军残部6人进入伏击圈,当即全部击毙,缴获卡宾枪6支。

1959年9月,公安边防八团一营二连二排五班副班长王发贵和战士孙友华奉命在永龙执行潜伏任务,发现国民党军残部一行6人活动在永古一带,王发贵和孙友华跟踪追击,追至嘎娄的羊埂一岔路边距敌百米处向敌问话,敌人谎称民兵并开枪射击。王、孙即向敌开枪还击,击毙1人,脱逃5人,缴获卡宾枪1支,手榴弹4枚,长刀1把,铝锅3口,红宝石1颗。

1960年2月12日,国民党军残部第四军第六师小股武装36人,从缅甸曼达经勐安窜入西盟,企图实施“黑山计划”。公安边防八团副团长刘化德奉命率部围歼,击毙敌3人,解放军伤5人。同年6月9日,国民党军残部6人窜入傈僳(力所)拉槽,公安边防八团小分队奉命前往围歼,将敌全部歼灭。

1966年3月12日,国民党特务武装“1963组”23人,在“突击队长”刘绍华带领下窜入马散。3月15日凌晨3时许,偷袭大马散部队工作队,当场打死公安干部1人。工作队即开枪还击,敌迅速向境外逃窜,在马散民兵160余人和群众260余人积极配合下,步兵八团三营七连三排及部队小分队进行搜剿,16日中午12时战斗结束,毙敌1人,伤敌3人,活捉敌三十七师中尉副连长“大陆工作组”爆破大队副队长杨兴周,缴获大小卡宾枪各1支,子弹18发。解放军、民兵伤4人,亡1人。

1968年2月19日,国民党军特务武装“滇边工作站”第二大队50余人窜入新厂区崞洛哨。步兵八团调集部队169人在民兵和群众积极配合下前往围歼,毙敌3人,伤敌5人。解放军伤1人,亡1人。

1968年8月和1969年3~4月,国民党军残部屈鸿斋部趁西盟“文化大革命”动乱之机,先后四次组织小股武装窜犯岳宋区小新寨。小新寨民兵排积极配合驻军作战,粉碎敌军窜扰,共毙敌77名,伤21名,缴获各类枪支20余支。解放军、地方干部、民兵亡3人,伤10余人。1970年云南省革委会、云南省军区给小新寨民兵排记集体一等功一次。

1969年1月28日,步兵八团永广工作队副指导员何发顺和乡武装干事岩某某去新厂区政府开会,随同人员有永广工作队侦察员和民兵6人,行至一岔路口时,发现前面7~8米处有敌,即拔枪询问,敌即开枪射击,何发顺中弹身亡。武装干事、侦察员和民兵即向敌开枪还击,敌边打边逃,武装干事、侦察员和民兵追至一突出部时,被敌火力狙击,此时,在永广寨执行公务的八团战士闻声迅速前往围歼,经几分钟战斗,击毙敌3人,伤敌3人。工作队和民兵伤2人,亡1人。

1969年2月23日,国民党军残部特务武装“滇边区”第二大队第二中队7人窜入新厂区代格拉。八团五连37人奉命前往围歼,毙敌6人,伤敌1人,缴获卡宾枪2支。

1971年2月9日,国民党军残部特务武装4人窜入新厂。独立第二团五连小分队奉命前往围歼,毙敌3人,伤敌1人。


 五、慎重稳进,平息叛乱


1952年1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奉命进军西盟,随之建立了地方政权。到1956年,解放军完成了对西盟全境的军事占领。西盟处于国际、国内对敌斗争与民族之间矛盾多种关系交织在一起的复杂环境中。根据党中央提出的“慎重稳进”的边疆工作总方针,县工委在工作中尊重民族风俗习惯,认真执行党的民族政策。佤族勤劳、勇敢、纯朴、豪爽,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民族风俗习惯。他们对外来侵犯者同仇敌忾,勇于反抗,曾与英国、日本侵略者做过英勇斗争,保卫了祖国的边疆领土。解放初期又多次抗击国民党军残匪,不少逃窜到佤山的国民党残匪被当地头人发动民族群众围歼、消灭。佤族重情义和友情,讲究礼节、礼貌,对亲戚朋友,宁可牺牲自己,也会保护他们的安全。因此,党、政、军干部和国家工作人员,为了便于开展工作,不少人与佤族上层头人结拜亲家,沟通民族感情。佤族的每一个部落村寨,都有一栋公房,俗称客房,用来安排客人食宿。有客人来,头人们就指派寨民们给客人送来大米、肉、菜、油、盐、水酒等款待,并负责安全。民族上层,在民族群众中具有一定的威望,做好民族上层头人的工作,对于党做好西盟各方面的工作都至关重要。因此,中共西盟县工委对西盟各部落头人的团结统战工作力求细致周全,工委领导对每个上层头人都作了分工负责,挂钩联系,做团结、引导工作。马散部落王子窝朗岩柳,头人岩春新官,永别烈(现划归缅甸)的岩砍掌爷,莫窝部落头人岩草,山东(现划归缅甸)的岩砍新爷等许多上层头人,都和共产党干部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这些进步的上层头人,为西盟民族工作的顺利开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1958年4月,云南省直过地区工作会议后,西盟工委召开了扩大会议,传达学习省直过地区工作会议精神,联系西盟的实际,分析总结工作成绩和存在的问题。肯定了以开水田种稻谷为中心的爱国生产运动是正确的,发展也是健康的,改善了生产条件,提高了民族群众的爱国主义思想觉悟。但同时也触动了上层头人、竹米的利益,出现了来自少数上层头人、竹米的阻碍。这是躲不开,回避不了的矛盾冲突,只有坚定地团结和依靠广大群众前进,才是唯一的选择。“慎重稳进”是对立面的统一体,稳是为了进,求进不讲稳也达不到进的目的。在前进中遇到的一些矛盾问题,不能急躁,不能用内地搞土地改革那种疾风暴雨式的方法,不能采取突变的方式,而只能采取逐步地、和风细雨式的工作方法,才能解决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曾产生了两种不同的观点和思想倾向。一种观点认为,“慎重稳进”就是不能触动上层头人的利益,要一切依靠上层头人,一切经过上层头人;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佤族服硬不服软”,必须对上层头人“硬”起来,工作才能有进展。把尊重民族风俗习惯,做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看成是“软”,是迁就。两种思想倾向显然都是错误的,不利于正确贯彻执行党的“慎重稳进”的工作方针。

1957年至1958年,党和政府在领导全国人民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出现了一些失误。就在此时,西盟也提出“一步登天”和“生产、互助合作双跃进”的口号,这样就造成民族群众畏惧,民族上层惊慌。他们怀疑党的民族政策和民族关系,导致党政军民关系紧张,给流窜于境外的敌人,创造了伺机入境破坏的机会。

1958年1月3日,流窜于境外缅甸的国民党残匪军以重礼面见允恩佤族王子,集会泡酒剽牛结盟,煽动岳宋部落头人闹事。1月20日,外逃的澜沧地霸武装头目石炳麟派遣土匪策动王雅、果戈、班哲等寨36名敌对分子袭击南康河砖瓦厂,又派人前往力所土地村,企图暗杀土地工作组组长。2月初,小马散头人组织40多人进行秘密操练,扬言要打“解放”(解放军)。2月中旬,敌特分子杨老五召开王冷、昆马、大小蛮海头人会议,酝酿袭击永广工作队。2月13日,石炳麟派人到中课、莫美,动员两地头人到境外开会策动暴乱。4月9日,新厂部落头人带人纵火烧毁了新厂区人民政府驻所。4月15日莫美部落头人率人抢劫运送物资的人民政府马帮。4月18日,国民党残匪“西盟军区”在缅甸营盘召开叛首、叛乱骨干紧急会议,决定在雨季到来之前发动入境窜扰,打下新厂,推进中课。5月,敌特策反县筹备委员会生产科干部黄道武及其他8人外逃,带走轻机枪两挺、步枪一支、大小卡宾枪各两支,沿途袭击零星人员。7、8月,境外允恩、永别烈头人与境内马散、新厂、中课、岳宋等地反动上层头人互相勾结暴乱。勐梭、翁嘎科、力所等靠澜沧、孟连一带发生攻打区政府事件。1958年8月,蒋介石在台湾宣称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发了,叫嚣要反攻大陆,逃往缅甸边境的李弥残部,派遣“西盟军区”参谋长马俊国驮着十多箱武器、银元,窜入到境外永别烈策动了反革命叛乱,到9月中下旬形成了全县性的反革命武装暴乱。其中,马散是西盟反革命武装暴乱的中心。

1958年9月7日,叛匪割断了马散区政府向外界联系的电话线,8日晚从境外进来的国民党残匪15人潜伏到马散区政府附近,10日叛匪包围了马散区政府,一场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内外勾结的反革命武装暴乱终于爆发,暴乱波及全县。其中4个区政府被围攻,7个工作队驻地被包围,84个部落村寨遭到袭击,叛匪还破坏了公路,毁坏了桥梁,切断了电话线,煽动民族群众外逃。在云南省军区公安边防警卫第8团1个连和云南省军区39师117团1个步兵排及1个机枪排的援助下,在地方干部和群众的积极配合下,经过10余天的战斗,共击伤、击毙叛匪413人,俘虏87人,缴获各种枪械138支,子弹5040发,长、短刀68把。

战斗中,莫窝民兵岩里到永别烈侦察敌情,因为不识字,记不住数字,就采用佤族“结绳记数、刻木记事”的方法,折小木棍记下侦察结果。折小木棍,一只口袋装人数,另一只口袋装枪数,把侦察到的敌人人数、枪支数清清楚楚地记下,返回后让剿匪的解放军一数就知道永别烈有多少敌人,有多少枪支。根据敌情,拟定清剿方案,顺利肃清了永别烈叛匪。叛匪围攻马散区政府时,大马散民兵联防队队长岩堆率领联防队,机智灵活地到敌人后面,出其不意地打击叛匪,打死打伤叛匪各一名,后又独自爬到离工事30余米远的地方,利用有力地形,封锁叛匪进攻区政府的通道。击退叛匪进攻后,又完成了向解放军汇报敌情的任务。小马散女民兵娜海,在战斗中只身闯入区政府驻地,冒着枪林弹雨,把一部电话机背了出来。由于岩堆、娜海在平叛战斗中机智勇敢,不怕牺牲,英勇顽强,表现突出。

这次平叛斗争,中国共产党起到了领导核心作用,中国人民解放军是平叛的中流砥柱,地方民兵的力量也不可估量。1960年,岩堆和娜海光荣地出席了全国民兵模范代表大会,荣获“全国民兵英雄”称号,同时各得到一支新式步枪的奖励,幸福地见到了毛泽东、刘少奇等党和国家领导人。

平息暴乱之后,上层头人、竹米(富裕户)的特权统治被彻底解除了,禁止了买卖奴隶,禁止了抄家拉人,禁止了猎人头祭木鼓,禁止了种大烟,废除了债务,不准雇工等。农村建立了党支部、团支部,成立了乡人民政府和民兵武装,培养了一大批民族干部,民族群众自己当家作主人,西盟社会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六、英雄辈出,边防巩固


据西盟县政协《文史资料》(第一辑)钟成学整理的《为解放西盟、建设西盟、保卫西盟而献身的烈士简介》一文统计,西盟解放前后共进行了40余次大小战斗,141名烈士为之英勇献身。

1951年5月13日境外叛匪围攻西盟区政府,我区政府工作人员和解放军战士9人,与数十倍的敌人进行了一天的顽强战斗,最后,因弹尽无援,全部壮烈牺牲,他们是:唐煌(区委书记、区长)、田大兴(解放军基干2团班长)、戴玉祥(战士)、钱玉熏(战士)、韩志(战士)、吴文华(区政府财务助理)、蔡天桂(区政府财务助理,女)、李云灿(区政府民政助理)、袁正鸿(教师,女)。(在《西盟佤族自治县志》中收录了一篇中共宁洱地委1951年5月《关于西盟区唐煌等同志光荣牺牲的通报》中是11人牺牲,应该含到澜沧送信和到岳宋搬救兵时牺牲的排长严玉全和文书仲克光)。随后,又有黄定国、肖子祥二同志被捕遇难,民族进步上层人士李保被敌人活埋。

从1952年至1956年的5年间,人民解放军和民兵又有6位同志为西盟的解放而英勇献身。他们是:排长刘忠义,战士陈显顺、陶学强、梁有祥、孙家连,民兵罗扎娃。

1958年西盟境内外敌人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内外勾结,组织发动了反革命武装叛乱,在这一年中,人民解放军驻西盟县工委在上级领导下,对敌人进行有力的打击,经过二十多次激烈战斗,平息了叛乱。有30名烈士为平息叛乱献出了生命。他们是:人民解放军排长崔文法,班长宋洪忠、周世彬、罗恒伟、刘芳荣、冯连友、蒙功敏,战士付宗书、柳汉书、方朝礼、蔡明全、蔡昌云、陈有顺、陈子思、潘礼忠、潘述昌、粟周华,人民警察李相珍、陶元宗,政府工作人员中课区委副书记刘正友,贸易公司经理马宝,生产助理员刀正国,贸易小组长娜启荣,邮电工人杨八二、石扎拉,民兵岩甩、岩松、岩柴、岩掌、娜仕龙(女)、娜布拉(女)、娜锐(女)。

1959年至1966年,为彻底肃清国民党残匪及敌特分子,巩固边防,建设边疆。我人民解放军指战员、地方干部、民兵先后有21 名同志为之献身。他们是:人民解放军排长丁宝洪,班长李道云、丘永贵,助理员张景魁,战士杨许星、刘绍平、孔祥国、肖春荣、王文德、陈兴明、张良才、余永贵、金有贵、岩格拉,中课区工作组组长王恒先,公安干警冯德能,农水科技术员李植唐,民兵蒋老华、扎儿、李阿七。

60年代末至70年代初,有下列同志为保卫西盟而壮烈牺牲。他们是:人民解放军副指导员何发顺,班长林文明,战士彭万忠、何绍贵、余汝云、杨正国,公安干警岩嘎,武装干事岩老,民兵岩给松、岩嘎仕林、岩晚、岩克松、岩水、岩舍、李如林。

70年代后,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支持帮助下,西盟还涌现出了一批优秀儿女,他们是:岩堆(全国民兵英雄),岩克郎(援缅人民军指导员),岩本(援缅人民军副连长),岩坤(援缅人民军排长)。他们都为革命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在对越自卫还击战中,佤族优秀儿女为祖国英勇作战,流血牺牲。他们是:尼梗(班长),(岩吓)。

为了捍卫西盟这片祖国西南边疆神圣领土和谐安宁,中国人民解放军基干二团、一一五团、二一O三支队、OO五九部队、三四O八部队、三五二四部队、七六三九部队、三五五一O部队的无数革命战士,全国五个省、34个县的优秀儿女为西盟献出了生命,直到如今还有47名烈士未查到下落,他们的英雄业绩,与天地共存,与日月同辉。


七、巍巍佤山,彤霞万丈




西盟阿佤山巍巍屹立,英雄之山盛名毋庸置疑。曾担任过中共西盟工作委员会第二书记的魏玉彦在《西盟县解放初期工作回忆》一文中写道:“人民解放军进驻西盟后,对西盟实行军事占领,彻底摧毁了各种反动势力,一举扫荡了盘踞在境内的蒋帮残匪,英勇顽强地抗击了敌人的多次反攻,平息了一次又一次反革命暴乱,把西盟各族人民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出来,用宝贵的生命换来了西盟各族人民的解放和边疆的稳定,141名革命烈士和爱国进步上层人士的英灵永远长眠在佤山的土地上。”

西盟阿佤山巍巍屹立,更是奋斗者之山。解放以后,多少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儿女与各族人民一道守护着祖国边防线,建设着边疆。在伟大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遍佤山大地,一代代拓疆人辛劳汗水浇注,一座美丽幸福新佤山在祖国西南边地灿若满天彤霞。就像当年部队通讯员杨正仁写的那首《阿佤人民唱新歌》,越唱越响,永唱永新,道路越走越宽阔。

1978年是西盟除解放、直过和建县之外又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1978年以前工作的中心是对付境外敌对势力的骚扰破坏,保卫边疆。1978年之后,全县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开水田,修水利。加强农业基础,建基地,办工厂,增强经济实力,加快脱贫步伐,使佤山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2019年4月30日,成为西盟县2000年3月5日正式搬迁至新县城勐梭镇后一个重要时间点,令9.62万西盟人民无比自豪。这一天,云南省人民政府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国、全世界宣告:西盟县与云南33个贫困县一道退出贫困县序列,西盟县率先在“直过民族”地区实现脱贫摘帽,结束了延续三千多年的贫困状态,兑现了“决不让一个兄弟民族掉队”的庄严承诺。

建国70周年,也是西盟佤山解放70年。70年来,西盟县人民一心向党、始终不渝,一拨又一拨的共产党人践行党的宗旨,扎根边疆,为扶贫工作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十八大以来,消除绝对贫困的工作进入了最后的攻坚阶段,扶贫力度空前加大,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让扶贫工作得到持续推进,资金、资源、人力都向贫困地区汇集,贫困地区在短短的几年内发生了惊人的变化,群众与党的关系更加紧密,听党话跟党走的信心和决心更加坚定,边疆日趋繁荣稳定,党的执政基础得到进一步夯实,治理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

“十三五期间”,西盟县经济发展稳中向好,综合实力不断提升。累计投入稳增长财政资金68.26亿元,地区生产总值由2015年的14.29亿元增加到2020年的25.56亿元,年均增长8.6%。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受减税降费政策影响,年均下降1.3%,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年均增长7.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长9.4%,边贸进出口总额年均增长6.18%。城镇和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分别增长8%和9.8%。“十三五期间”,西盟县精准脱贫连战连捷。紧扣“两不愁三保障”,紧盯贫困县摘帽、贫困村出列、贫困人口脱贫,创新建立“九大体系”、打好“九大攻坚战”、实现“十大提升”、总结“十大经验”的攻坚战法,先后投入各类扶贫资金44.42亿元,实施危房改造15475户,解决77690人饮水安全问题,实现9204户31730人脱贫,34个贫困村出列,贫困县整体摘帽,彻底解决困扰千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创造出脱贫工作委员会、安居扶贫“六个破解”、产业扶贫“四个全覆盖”、义务教育“一个不能少”等攻坚实践。2018年退出贫困县序列,2018年、2019年脱贫攻坚成效考核连续两年排名全省第一,荣获2019年“全国脱贫攻坚组织创新奖”,2020年成功入选中国扶贫交流基地、全国百个减贫示范县、省级旅游扶贫示范县。

新阶段,新理念、新格局。“十四五”时期,西盟县将围绕“33610”发展思路,把西盟打造成为全国民族团结进步示范样板、全国生态文明建设排头兵、全国面向南亚东南亚辐射中心的前沿和窗口、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中国特色农产品优势区和建设“世界最美城市”,打造2.0版新西盟,开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征程西盟篇章。 


作者简介 
钟磊,男,哈尼族。生于宁洱县,工作在人类童年西盟佤部落。当过教师,在机关待过,现任职于县地方志办。曾先后在报刊、网络发表小说、散文、诗歌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