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普洱扶贫故事|孙国章:《无量春风 》(下)

来源:本站 | 2021年07月15日

原创 孙国章 普洱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今天

无量春风

孙国章


十二、村口

村民们刚撤离到村口一处高地,大地深处就传来沉闷而骇人的“隆隆”声,周围的山和脚下的土地似乎都在颤抖,紧接着后山传来惊雷滚动的凄厉声,由远及近,由小到大,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一霎时,浑浊的山洪夹杂着巨浪般的泥石滚滚而下,瞬间填满山箐,旋即咆哮着冲上两岸,像一头嗜血成性的巨兽横冲直撞。眨眼工夫,低处的民房被可怕的泥石流吞噬、小村似乎被残忍地山洪撕碎、淹没。撤离的村民看着眼前这骇人一幕,目瞪口呆,心跳和呼吸仿佛凝固了一般。

突然,桃子在人群中大叫:“谁看见我妈?我妈呢?三强哥,妈——”

“桃子,不好!妈没有出来,我去救她——”李三强大叫着不顾一切冲向正在被泥石和山洪吞没的村子。

王二发跳出来,紧紧抱住李三强,大喊:“三强,你疯了?危险——,不能去。”

桃子发疯似地冲出人群,奔向自家方向,声嘶竭力地哭喊:“妈——妈——妈——”

李三强挣脱王二发,飞奔着追赶桃子。拼命地喊道:“桃子——,回来,危险!”

桃子玩命地冲向奔涌咆哮的泥石之河,眼看就要撞上滚滚洪浪,飞驰而来的李三强往前一跃,挡住失去理智的桃子的去路,拦腰紧紧将她抱住,大声劝阻:“桃子——,回去,你不要命啦!”

桃子圆瞪着血红的眼睛哭喊:“我妈还在里面,我要救她,我要救她……啊,啊——”

“桃子,来不及了,快离开,危险——”李三强往后边推桃子边大声劝导。

桃子手舞足蹈地发怒道:“李三强,你这个怕死鬼,让我去,妈——妈——吗——”

两人正在相持,突然一块巨大的山石朝他们直冲而来,李三强下意识地使劲将桃子往后猛推一把,自己跟着扑过去,魔鬼般的山石裹着泥流,几乎碾压着李三强的身子呼啸而过。

第二天早上,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李三强醒过来了。小山村来了许多人,村口高处不大的空地上临时搭建起两排蓝色的帐篷,战士、医生、搜救犬、熟悉的不熟悉的一拨拨人,在泥石流灾害现场搜寻、察看、挖掘机在“突突突”冒烟,挖掘和清理着填满道路的泥石。

李三强一只手臂缠着绷带,踉踉跄跄走出帐篷,他觉得自己身子漂浮,头炸裂似的疼。见到眼前的情景,他回想起昨天,自己用身体护住桃子时,整个人几乎被泥石流掩埋。是及时赶到的二发、彩云和众村民将他刨出,把他和桃子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桃子妈则被泥石残忍地吞没了。

雨小了很多,李三强恶梦初醒,跌跌撞撞地去找桃子,王二发见他出来,一声不响地带着他来到桃子住的帐篷。

“桃子——”

“三强哥——”两人几乎同时对喊了一声,便抱在一起失声痛哭,苦涩的眼泪决堤似的涌出,打湿了彼此的脖颈和衣领。

突然,桃子一把推开李三强,痛苦不堪地指着他吼道:“李三强,你走吧!从今往后别再来找我,我不想见到你……”

“桃子,冷静,你别这样。”李三强抽噎着说。在一旁的彩云也伤感地说:“桃子,三强哥尽力了,你别怪他。”

泪流满面的桃子,竖着柳叶般的眉毛,冷冷地说:“我很冷静,你们都走吧。”旋即带着哭腔指着门口大声喊道:“走——”


(吴永康 摄)


十三、村口临时帐篷

泥石流灾害已经过去了几天,崩塌的山体和遭受泥石碾压的小山村,裸露的肌体像一条疤痕暴露在山坳里。箐头小组满目疮痍,民房几乎被摧毁,村民损失惨重。好在李三强及时发现及时通知,村民才躲过了一劫。千钧一发的时刻,李三强只顾别人忘了自己的亲人,桃子妈的不幸遇难成为桃子和李三强心中永远的痛,也成为横在两人之间的一座山。

在母亲的葬礼上,桃子肝肠寸断、呼天抢地,李三强痛不欲生、长跪不起。王二发、彩云等村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陪着一同伤心掉泪并极力安慰、劝导桃子和三强。之后的几天时间,桃子几乎不吃不喝,不见任何人,把自己关在帐篷里默默流泪。

这天夜里,桃子悄悄下了床,打开手机发了条微信,熟练地收拾好简单地行李,拿出母亲的遗照,借着照进帐篷的月光,怔怔地端详了半天,随即大滴大滴的泪珠扑簌簌打在相框上,桃子用衣袖擦拭干净,将相框小心翼翼装入包内,带上行装轻轻走出帐篷,走出村口,消失在无量山苍茫的夜色里。

第二天,李三强读着桃子留下的信,声泪俱下,他简直不敢相信桃子会出走,会以这种方式逃离。

王二发他们进来,他情不能自已,再次展开信呜咽着读道:“三强哥,彩云、二发、各位父老乡亲,苦难和灾害、痛苦与不幸,像魔鬼一次次纠缠着我、折磨着我。每次,我都以坚韧不拔的精神去面对,以不屈不挠的行动去抗争,希望用真心真意和真情真爱,换得吉祥如意和幸福顺利。可是,它们却一次次弑杀我的心、一次次毁灭我的情、一次次伤害我的爱,让我活得太苦太累。上天对我太不公,命运对我太苛刻。我不明白,生活在这大山里为什么就那么艰难?那么穷苦?母亲不幸遇难,我的心我的情我的爱,也跟着死去,死在了这个可恶的穷山沟里。我要去远方寻找我的梦,寻找我的明天。也许有一天,我会带着甜梦归来,回赠我爱着的人,温暖爱着我的人,拥抱生我养我的土地。但愿……也许……”

没有人知道桃子去了哪里?无论怎样拨打电话,桃子的手机始终关闭,李三强、王二发和彩云成群结队的微信和短信发出,桃子没有任何回复。

李三强精神的支柱脆弱不堪,信念的山峰岌岌可危。每天都在炼狱般的煎熬中度过。桃子不辞而别,他常常惊恐彷徨,夜不能寐,心里总是惊惊咋咋的,生怕自己倒下就起不来,生怕自己在痛苦的河流中溺亡,生怕自己一点点消失殆尽……除了拼命地劳动、施工,他别无选择,好像唯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活着、存在着,自己还是自己。

没有人知道李三强是怎么熬过整个雨季的,他明显瘦了、黑了,话也少了,心中像沉积着一片海,一片无边无垠的海。无论王二发、彩云和其他村民如何劝说,李三强似乎听见又没有听见。

桃子妈遇难,桃子出走,李三强天天吃住在工地,生活简单、勤苦,劳动卖力、拼命。跑项目,拉材料,筹资金……一样不少地奔忙着,似乎工作就是他的全部。这其间,彩云几次主动给他送吃的、用的,都被他态度冷漠地拒绝,常常让彩云笑着去哭着回。

          
(吴永康 摄)


十四、垭口平掌工地

箐头小组遭受重大泥石流灾害之后,整组易地搬迁项目资金得到进了一步落实,安居房建设稳步推进。整齐排列的幢幢两层砖混小楼拔地而起,工人们顶着烈日,有条不紊地开展着各项工作。李三强戴着安全帽,正在与工头看图纸,搞测量,忘我地工作着。

夕阳挂在无量群山之外的山尖,返照着橘红色的余晖,天空和大地被渲染得绚丽多彩而空蒙辽阔。

这天,李三强回到工棚,摘下安全帽正在洗脸,流的汗太多,每天收工他都要洗洗脸擦擦身在去弄吃的。

“三强哥,我炖了点鸡汤,给你送来补补身子,你喝吧!”彩云端着鸡汤,一脸真诚又怯怯地说。

李三强本又要拒绝并命令彩云端回去,可是,抬头看到彩云爱怜和怯怯的眼神,心陡然软了下来,温声细语地说:“彩云,谢谢你!放里面吧,以后别再给我送东西了,这样不好。”

“三强哥,你这么苦,这么累,给你送点吃的、用的,有什么不好?”彩云倔强地说道。

此时,走进工棚的李三强,没有回答彩云,只是努努嘴示意彩云出去并做出要换外衣的举动,说完转过身子脱下外衣,正想抓取放在床上的干净衬衫。冷不防彩云从身后扑过来紧紧抱住了他,李三强吓了一跳,同时听见彩云粗粗的喘息声:“三强哥,你娶我吧!我要嫁给你!三强哥……”

三强迅速转过身推开彩云,和颜悦色地说:“彩云,别犯傻,喜欢你的人是二发,他会娶你的。我心里永远只有桃子,不可能再有别人。”

彩云抽抽搭搭地哭着,大胆地说道:“桃子走了,不回来了,难道你就这样等下去吗?等一个没有结果的爱情?”

“没有结果我也要等,这份爱这个等只属于桃子。”李三强动情地说道。

“三强哥,你若不娶,我便不嫁,我也等你!”彩云说完哭着跑出工棚。一路抹泪跑着离开了。

日子平常而又充实地过着。晚上九点,王二发敲开李三强工棚的门。

“二发,坐!你来得正好,我正想和你说说明天施工的事呢。”李三强热情地招呼王二发。

王二发不言不语,却变戏法似的从衣兜里掏出两瓶无量清酒,摆在李三强简易木桌上,定定地望着李三强说:“三强,我们今天不谈施工的事,就喝酒。”

李三强似乎听出点什么,豪爽地回应道:“好啊,二发,我们好久没‘开胃口’了,来——喝!”

两人用吃饭碗倒出无量清酒,在互邀互请互敬互劝中,很快喝干了一瓶,两人均有五六分醉意。王二发又打开一瓶,给李三强斟上半碗,剩余的自己也全倒上,醉意朦胧地盯着李三强的脸说:“三强,我求你件事,你可要答应我。”

李三强捋了捋前额的头发,略显醉意地说:“二发,有话直说,少扭扭捏捏。”

王二发欲语泪先流,抹着眼泪和鼻涕,喑哑着嗓音说:“三强,你娶彩云吧,她为你心神不宁,真的好可怜。”

“二发,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从来只把彩云当亲妹子看待。来,干。”李三强语气严肃地说。

“慢,李三强,彩云哪里对不住你,哪里配不上你,你要这样折磨她?桃子走了,你就是彩云心中的‘山’,你怎么忍心这样对她!你还是不是无量山的汉子?”王二发失魂落魄般地对李三强低吼。

“王二发,你有种,你心里喜欢彩云,怎么不敢面对她,怎么不去娶她?我看你就像只缩头乌龟,对不起彩云的人正是你。”李三强一针见血地回击道。

酒喝干了,两人醉得稀里哗啦,无量山的漫漫长夜似乎也充满了酒气。


十五、垭口平掌新居


(杨中林 摄)


一年后,箐头小组整体易地搬迁安居房建设全面竣工,无量群山中一块绿毯般地平缓土地——垭口平掌,传奇般矗立起一个崭新的小村庄。只见山垭口平缓而宽阔的地带,两排整齐划一的两层小楼,面对面地分列两边有序排开,各家均建有相对独立的大门、围墙和大小适中的庭院。

楼房里面靠山的一边恰到好处地建盖着一幢村民小组活动室,两侧空隙处砌着围墙,外面出口处不偏不倚,建盖着一道颇具彝族风格的雄壮威武的总大门,两侧打着高齐门楣的结实砖墙,二十多户安居房被圈围在一起,自然形成一个椭圆,像手牵手正在打歌的彝族同胞。

院子中间建造着一块标准的篮球场,球场一侧安装着两套“红双喜”牌乒乓球桌,另一侧分布着一些室外健身器械。楼内的四个角交叉种着两棵无量山茶和两棵无量山杜鹃,楼外四周则按合理的株距栽种着一圈无量山水蜜桃树。山茶和杜鹃沐浴着初春的气息,正含苞欲放。无量山水蜜桃在明媚春光里争先盛开,粲如锦绣,艳如红霞,把春意盎然的新居渲染得诗情画意一般浪漫,世外桃源一般美丽。

民谚云“桃花争春不待叶”,棵棵无量山水蜜桃花带着甜美的笑脸恣意绽放,以纯净烂漫的风韵占得春到无量的先机,以娇艳妖娆的姿态赢取锦绣彝乡的青睐。新居内外,山前山后,处处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新居的大门口,大红灯笼两边挂,一副笔力浑厚的对联画龙点睛,右联:智勇双全战贫魔腾飞梦想,左联:众志成城拔穷根迈向小康,横批:智取志胜。穿着崭新彝族青装、笑意盈盈的李三强,带领着王二发、彩云指挥着几位穿着崭新彝族青装的女孩,正在拉开扎着大红花的红绸布,箐头小组新居入住剪裁仪式马上开始。

一会儿,老村长陪着县、镇两级领导,从小组活动室款款走出来,喇叭里播放着宋祖英的经典歌曲《好日子》:“唉——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日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唉——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明天是个好日子,打开了家门咱迎春风……”
    前来参加仪式的各位领导,在总大门口对着红绸布上扎着的大红花一一站定。歌声渐弱,老村长对着麦克风沉着干练地开场:“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父老乡亲,大家好!今天,箐头小组安居房正式落成,这是各级领导、挂钩帮扶单位和爱心企业关心、帮扶的结果;这是箐头小组全体群众历尽艰难、众志成城的结晶……”

在老村长主持下,入住剪裁仪式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不久各个预设的程序逐一走完,高挂两侧的鞭炮齐鸣,两扇大门一起打开,门口一片艳红。

三弦弹起来了,芦笙吹起来了,笛子奏起来了,穿着节日盛装的箐头组群众和前来助兴的乡邻一起,开始在院子中央跳起三跺脚,忘情地打歌狂欢,庆祝这幸福的日子。

临行前,李三强与各位领导一一握手道别,老村长最后握住李三强的手,感慨万千地说:“三强,不容易啊!你带领乡亲们创造了奇迹,千般苦万般难都被你踩在了脚下,你是无量山的骄傲……”

李三强带着自信而谦虚的口吻地说:“老村长,别夸我,这是父老乡亲团结拼搏的结果,是上级领导、各部门和爱心企业关心、帮扶的结果。”

“三强啊!你是无量山的一条汉子,看来,我这个村长该让贤了。”老村长竖起大拇指意味深长地说道。

坐上面包车的老村长,伸出头来补充道:“三强,有个好消息差点忘了告诉你,下周县里召开脱贫攻坚年度总结交流大会,你被选定为无量山片区的代表,要求在大会上作交流发言,你抓紧准备一下。”

月亮升起来了,院子中央架起一个大火盆,打歌狂欢的村民围着火盆,激情澎湃。一阵节奏铿锵的鼓乐传来,无量山羊皮舞跳起来了,李三强被王二发和彩云拉进舞蹈的行列,熟谙此道的李三强,踏着节拍自然融入其中。一曲终了,大坛无量清酒搬了上来。大家举杯畅饮,李三强在众人呼拥下,与村民一一对饮。压抑许久的内心,在酒力的作用下自然释放了出来,李三强醉了,最后的那曲震人心魄的《无量山彝家闪闪歌》,他是醉着唱着笑着哭着和大家一起跳的。

那一夜,醉意朦胧的李三强在睡梦中不停地呼唤着桃子的名字。


十六、县人民会堂外

历经重重磨难,承受千辛万苦,战胜千难万险,带领父老乡亲战穷魔拔穷根挪穷窝的李三强,作为无量山片区安居房项目建设的代表,与其他会议代表一起,迎着晨曦从人民广场向人民会堂款款走来,迈上台阶,准备进入会堂。

在会堂前厅服务台周围,聚集了不少到会领导、职工和各乡镇代表。大厅前青石板铺就的台阶上,不断有参会人员走上来。外头连着柏油马路的宽阔广场上,参会者络绎不绝地朝会堂涌来。

李三强拿出自带的茶杯在服务台取了杯开水,跟随各乡镇代表在门口有序地排着队,正准备签到。忽然看见县长、书记和老村长一起朝他走来,未近身老村长就笑盈盈地向他挥了挥手。李三强略显拘谨,但还是礼貌地面向着来人。

走到跟前,喜笑颜开的老村长兴奋地说:“三强,等一下,县长和书记有话跟你说。”

李三强“嗯嗯”了两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搓着手,有些不自然。

一身正装的县委书记微笑着,主动上前握住李三强的手说:“李三强,不不,三强同志,你的事迹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你是我们无量山脱贫攻坚的典范,难能可贵,难能可贵!小伙子,了不起啊!”

“没,没有。书记——,我没有什么事迹,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李三强略显紧张,不自然地微笑着回答。

穿着彝族传统服装的县长笑眯眯地看着李三强,点了点头,接着也握住他的手赞赏地说:“三强啊!我提议,今天会上你就不要做什么所谓的总结报告了,你就给大家讲讲你带领村民脱贫攻坚的经历吧!”

李三强脸色微微泛起红晕,低头想了想,然后抬起头若有所思地说:“县长,其实没什么好讲的,我们小组脱贫攻坚的经历,讲出来大家不一定爱听,再说我也怕讲不好。”

老村长笑嘻嘻地在旁边打圆场:“三强,领导让你讲,你就大胆讲,担心什么?”

李三强低垂着眼睑,有些难为情地说:“家丑不可外扬,我怕对村里、镇里不好……”

县委书记靠近一步面对着李三强,伸出双手拍拍他的肩膀,呵呵笑着鼓励道:“小伙子,别想那么多。把你的故事讲给大家听听,让我们广大党员干部和职工接受一次思想的洗礼和心灵的净化,这比乏味的总结报告,不知要强多少倍呢。”

李三强抬起头,不卑不亢地说:“谢谢首长信任!好吧。那我就说说我们箐头小组脱贫攻坚道路上,真实的往事和刻骨铭心的经历。”

庄严隆重的人民会堂大厅内,座无虚席。高挂在主席台正上方的主题标语“全县脱贫攻坚总结交流大会”赫然在目。发言席设在主台正中央,县委政府四班子和下属所有机关、单位、脱贫攻坚指挥部领导、部分职工以及各乡镇领导,还有驻县各企事业单位领导、职工等,均出席今天的大会。近处和远处不同位置的过道上架着数台摄影机,各路记者严阵以待。


十七、县人民会堂内

全体肃立,大会在国歌声中正式开始。礼毕,县委书记健步走上主席台,用铿锵有力的话语开场:“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同志们,今天我们隆重召开全县脱贫攻坚总结交流大会,目的是总结脱贫攻坚的好经验,交流脱贫攻坚的好办法,讲述脱贫攻坚的好故事。为了这“三好”真的好,我们今天换种方式开会,领导不讲也不总结,而是让脱贫攻坚的主人、最渴望脱贫致富和正在脱贫致富的践行者来代言,我们就听听他们的经验、方法和耐人寻味的故事。我想,这对于我们下一阶段精准扶贫和精准脱贫工作的有效开展,一定是大有裨益的……”

各乡镇代表依次上台发言,绝大多数是各乡镇村组中发展产业的有志之士、共同致富的带头人、建设美好家园的领航员和团结合作共进共赢的先行者等等。台上交流讲述感人肺腑,催人奋进,台下掌声阵阵,连续不断。不知不觉间,过道上也挤满了人。

李三强最后一个发言,他步伐坚定地走上主席台,走到正中央站定,右手掌心紧贴左胸心脏部位,躬身向全场行了个礼,然后在发言席端正坐下。对着话筒沉默片刻,语气舒缓地说: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大家好!我叫李三强,来自无量山西坡箐头小组。像县委书记说得一样,我是脱贫攻坚最前线一个普通的践行者、一个平凡的主人公。不敢说代言,因为我不是明星大腕,不是普度众生的如来佛祖,也不是功勋卓著的英雄人物。我只是大山深处一个渴望脱贫致富的农民,作为无量山片区千千万万群众中的一员,我和大家一样,梦想着居住有华屋、生活有富余、心田有春色。

于是,我和乡亲们起早贪黑拔穷根,无惧无畏战贫魔,千辛万苦挪穷窝。我们写申请、递报告、跑项目、找资金……为的是早日搬出每年雨季山体滑坡频发、泥石流危害重重的山沟沟和穷旮旯。为了让每个农户多赚点钱,我们成立古树茶农民专业合作社,想尽办法保护古树茶资源,竭力整合脱贫力量,全力发展创富产业,积极引进外商。然而,急功近利的山野村夫式的思想,却让我们吃尽了苦头,我为此两次赔上了办婚宴的喜钱,两次推迟与桃子的婚期,还因为遭受外商诈骗差点背上巧取豪夺的黑锅。”

李三强顿了顿,接着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我们踌躇满志建设新家园时,一个连续下了三天大雨的午后,前所未有的泥石流灾难发生了,在那个千钧一发的生死时刻,我和未婚妻桃子只顾通知大家转移、撤离,却疏忽了自己的母亲。就这样,突如其来的灾难一下子夺走了母亲的生命。痛不欲生的桃子无法原谅我,无法原谅自己,无法原谅这穷山沟。她带着极度的伤感离开了家,孤身一人去远方寻找梦想,寻找美好的明天。我……对不起桃子,对不起母亲,都怪我没本事给她们想要的幸福和美好的生活。我恨我自己,要是项目资金早点争取下来,安居房早点建好,母亲就不会遇难,桃子就不会出走,乡亲们的损失就不会那样惨重……”

男儿有泪不轻弹。说到伤心处,李三强泪流满面,哽咽了起来,在此处停顿了下来。这一刻,偌大的会堂鸦雀无声,安静得好像没有一个人,很快有抽抽搭搭的哭声,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时隐时现却真真切切。这样的情景持续了十几秒,仿佛空气就要凝固时,突然间,整个会场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前排的领导边鼓掌边从座位上起立,带动后面的人接二连三地起立,很快全场所有人都站起来了,掌声却经久不息。

李三强看到这阵势,也情不自禁从座位上站起来,流着眼泪给大家躬身长长地敬了个礼。


(罗汀 摄)


十八、电视台脱贫攻坚访谈室

李三强穿着洁白的衬衫和藏青色西裤,有点拘谨地坐在电视台脱贫攻坚访谈室半圆形桌子的右边,左边是衣着时尚得体的年轻漂亮女主持人。正前方小巧玲珑的厅堂坐满了前来参加访谈节目的热心群众,背面墙壁上圆形挂钟指针指向晚上8点,半圆形桌子上“脱贫攻坚访谈”的红字标识牌一目了然。

女主持人面带微笑,面对观众,亮丽开场:“各位观众,各位来宾,晚上好!脱贫攻坚,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脱贫攻坚,志在小康,梦在路上。我是主持人冯逢,今天,我们邀请到了无量山片区脱贫攻坚模范带头人李三强,我和观众朋友一起,将与李三强面对面,心连心,同话脱贫致富之家事,共谈攻坚克难之历程……”

“欢迎李三强的到来,欢迎——”年轻女主持人边说边从座位站起,走到李三强身旁,伸手握住一并站起的李三强粗壮有力的大手,望着李三强笑意盈盈地说道。

“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 略显拘谨的李三强有些腼腆地微笑着回应,右手掌心紧贴左胸心脏部位,躬身对着观众行了个礼,然后再次落座。

一个穿着少先队服的可爱小男孩,手捧一束鲜花,从门口快步走上台,微笑着向李三强献花,李三强立即起身,礼貌地还以微笑并弯腰接应,感激地说:“谢谢小朋友,谢谢!” 主持人笑吟吟地应和道:“谢谢可爱的小朋友,谢谢!”小男孩恭敬地向李三强行了个少先队礼,转身走了出去。

简单开场寒暄之后,访谈进入正题。年轻女主持人深情款款地对李三强说道:“李三强,按年龄,我该喊你一声大哥,就叫你‘三强哥’,可以吗?”

“啊!不,嗯、嗯,可以,谢谢!”李三强若有所思地答道。

“三强哥,你带领乡亲们起早贪黑拔穷根,无惧无畏战贫魔,千辛万苦挪穷窝的感人事迹,通过大会现场云和掌上直播,传遍了千家万户,点击率创下我县脱贫攻坚报道之最,反响十分强烈。有人说你是一位现实版的‘无量侠客’,你觉得你是吗?”主持人温婉轻柔地问。

李三强有些不自然地搓着手掌,受宠若惊的说:“不不,其实我只是无量山腹地一个普通的农民,我只做了自己该做的一点分内之事,不是什么‘无量侠客’!大家误会了。”

主持人见李三强如此诚实谦逊,轻轻点头笑着问李三强:“三强哥,你会武功吗?”

“哎——不会。”李三强不知主持人“丢包袱”之用意,诚实地答道。

美女主持人闪动着明媚皓齿,以敬佩的口吻笑着说:“三强哥胸怀无量,诚实谦逊,确有‘侠客’风范。据我们统计,你带领家乡的父老乡亲不甘贫困,奋力脱贫,一路风雨一路歌,创造了小组整体易地搬迁推进第一、古树茶产业产值第一、文明村组建设第一的突出成绩。”

“哎哎,不会吧!我没有这么厉害。”李三强有些不自然地回应道。

主持人望着李三强,柔声细语地说:“刚才握手的时候,我感受到你的手很与众不同。三强哥,可以让我们看看你的双手吗?”

 “可以啊!”李三强说着伸出双手,掌心向上,旋即翻动手掌,掌心对着观众。人们看到的是一双长满茧子的大手,在无声诉说着脱贫攻坚的艰辛和坚定。

主持人再次走到李三强身旁,伸手摩挲着李三强坚实的手掌,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一双‘无量侠客’的手,我感受到了你身上一种强烈的侠义精神。三强哥,我注意到你衬衫的袋口上绣着一朵桃花,很有新意。请问这是你的‘侠客’标志吗?”

美女主持人丢包袱式的风趣话语,让拘谨腼腆的李三强逐渐放松了表情。双方再次落座后,李三强很自然地趋向桌子,将一只手臂搭在桌面上,不失风趣地笑着反问主持人:“这朵无量桃花,你看像侠客标志吗?”

主持人调皮而又真诚地说:“我看像,非常像,大家说像不像?”

台下的观众异口同声地说:“像——”

“这真不是什么侠客标志,她另有含义。”李三强认真地说。

“另有含义……嗯,我猜那应该就是信物啰,对吧!三强哥,俗话说侠骨柔情嘛!”主持人若有所悟地说。


(杨中林 摄)


十九、电视台脱贫攻坚访谈室

一个情字,唤起了李三强隐忍在心底的无限思念。他低垂着眼睑,露出惆怅的神情,低沉地说:“对,这是一年前桃子一针一线绣上去的,这是她的心……”

“对不起,三强哥,我让你伤心了。你的爱情故事很多人都听了、读了,也是后台留言最多的,大家纷纷送出祝福,都希望你的未婚妻桃子能早日回来与你团聚。”主持人情真意切地说道。

“嗯嗯,我理解桃子,她有权利作出选择,我只是担心她一个人在外面,无依无靠……”李三强眼里闪着泪花,动情地说。

“你想她吗?”主持人真诚地问道。

“当然想,自从桃子离开后,没有哪一天不想念她的!”

“你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不知道,桃子离开一年有余,一直联系不上。”

围绕桃子的谈话在一问一答中不断展开。

“三强哥,如果现在让你重新选择爱情,你会选择桃子吗?你会原谅她的离家出走吗?”主持人收敛了绽放的笑脸,和颜悦色地认真问道。

“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千次一万次机会,我只选择桃子,我等她回来,哪怕等到老、等到死……”李三强眼含热泪,坚定不移地说道。

美女主持人情不自禁潸然泪下,随手拉出桌上的抽纸,递给李三强,自己也抽出一张,轻轻拭去眼泪,微笑着说:“三强哥,有位特别的嘉宾想见你,你愿意见她吗?”

李三强擦去泪水,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是桃子吗?她在哪里?”

“不能确定,请看大屏。”主持人动情地边说边伸手指向左侧,按下手中的遥控器,开启了墙壁上悬挂着的液晶大屏幕。随之,《如果云知道》的伤感旋律悠悠响起,屏幕上映现出一幅公司职工合影,奇怪的是每个人都戴着类似于假面舞会的面具,背景则是气势磅礴的一幢大楼,“梦龙集团”的字样清晰可见。

李三强神情专注地盯着大屏幕,惊奇不已。似乎只是眨眼工夫,他突然从座位上弹起,指着照片右侧一个女子喊道:“是她,桃子,桃子——”

“……有太多太多回忆哽住呼吸,爱你的心我无处投递,如果可以飞檐走壁找到你,爱的委屈不必澄清,只要你将我抱紧。如果云知道,想你的夜慢慢熬,每个思念过一秒,每次呼喊过一秒……”的歌声不绝于耳,回肠荡气。


(杨中林 摄)


结尾


草木葳蕤、古树参天、雄奇险峻、溪流潺潺的无量山腹地,明媚辽阔的春光映照着绿色绵延的厚重土地。俊朗挺拔的座座山峰,逶迤连亘,矗立在明净如洗的蓝天白云下。晨曦如瀑,洒向绿色浩荡的山野,光彩夺目。俯瞰无量群山,深邃苍茫,大美雄浑,壮阔无边。

依托着无量山势蜿蜒曲折、不断向纵深处挺进的盘山公路上,一个颇具规模的车队正行进在其间。我们的女主人公桃子,坐在领头的一辆越野车的后排座椅上,紧挨她坐着的是一个戴着金丝眼镜、梳着一头蓬松短发,穿戴雍容华贵、大气得体的中年妇女。无须赘述,她无疑是“梦龙集团”的老总了。

是的,桃子回来了,带着她的梦想、带个一往情深的爱。当然,还带着无限机遇、希望与期待……

云雾缭绕的山峰密林间,传来黑冠长臂猿一声声“呃——呃——呃——呃——呃——” 的清脆打鸣,声音激越而空灵……

(本文获“讲好普洱扶贫故事”征文小说类一等奖)


 作者简介
孙国章,笔名岁无声,男,瑶族,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2015年11月公开出版诗集《站在幸福的起点》(中国文联出版社——2015普洱文艺系列丛书)。有小说、散文、诗歌、童谣、新闻及通讯采访作品在各级报刊和新媒体平台刊发,时有作品获奖,现在普洱市景东彝族自治县融媒体中心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