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作品分享|钟磊:《永难忘,热火塘》

来源:本站 | 2021年04月03日

  永难忘,热火塘

 钟 磊

                                                                     


 

一床被子,能悟热个人身;一个火塘,能拉近众人

心。

普洱有26个民族,都有相似的火塘文化。火塘是一代代普洱人永远的烙印。一个热火塘,成为我永生难以割舍的记忆。

年少在故乡,一拢火一直在温暖。

火塘边,我们烤过红薯。红薯,过去曾经养活了多少

普洱人。我们把春节叫做过年,好年景过年都要杀一头年猪。杀了年猪,就能油油地吃上一碗老肥片,就能甜甜地喝上一碗血巴汤,就能挂上一竹竿的腊肉和香肠,还能沤上一瓦罐酸爽的杂菜。膘肥的年猪哪里来,得种几片地的红薯。红薯喂养的年猪,有别样的香。就为一张嘴的福碌,我们头年还未过就赶紧去育秧。育秧有两拨重点,一拨撤谷种,一拨养红薯藤。撒谷种要保住每天能有一碗大米饭吃,养红薯藤是要保证一家人一年的油水。嘴长说嘴馋的话,嘴短说大实话。种红薯也不仅是为了养那心心念念的年猪,真正地目的首先是为了渡命,养活一家老小。小时候缺粮,去上学路远,来回三五里地,拿什么垫肚底,只有晚睡之前在火塘的紫木火灰里捂上几个红薯,起床扒拉出来往地上砸去火灰和糊皮,就是一顿香甜的早饭。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没有那几个烧红薯,读书这事真的无法坚持下来。

火塘边,我们烧过粑粑。过大年,舂粑粑,这是家家都要做的事。每年舂粑粑却会给我们家带来一年的骄傲和光荣。因为我家祖上传下来一个石碓窝,抹上点蒸饭时热化过的猪油,舂糯米粑粑既细腻又不粘手,隔壁邻舍都背着热腾腾香喷喷的糯米饭过来舂上几棒头,软和和的粑粑就成了。他们临走都会留下几个大样的,作为使用别人家工具的报酬。我们小屁孩早已等不得,水气还没晒干就把这些馈物在火塘边烘,不一会即泡成一只只“小胖猪”,拿起左手右手换凉就进了嘴。那时也不知吃进了多少火塘灰,想不到歪打正撞,碳灰里的碱性物质还滋养了我们的身体。  

火塘边,我们爆过包谷花,捂过豆子。小时候,我们的零食只有老包谷和小豆子。这两样东西,生吃硬得崩牙还无味,但放在火塘灰里就能锦上添花。抓一把晒干的老包谷和豆腐豆捂进热火灰里,不一会就能听见嘣嘣响,包谷开花,豆子咧嘴,小木棍一拨拉,过手就进了嘴里,又脆又香。

火塘边,我们每年不来一块火烧肉心里不舒服。普洱农村喜欢说玩耍笑,他们说,世界上最轻巧的活计是会算命打卦,最得瑟的行头是当喇叭匠。会算命打卦的主人不杀鸡就不与你看生死,当喇叭匠的几块火烧肉不进嘴就给你吹乱调调,成心给人瘪气,让你胀脖子。我们没有这两种人的手艺,就只能等着过大年,杀年猪时割一块腿上的精瘦肉抹一点盐丢在炭火上烧,切出来的肉水红水红的,一人一块,就过足了瘾。

火塘边,我们不吮几口烤茶心发慌。如今普洱茶琳琅满目,洋洋大观。小时候我们只吃过烤苦茶。老人把茶在锣锅盖上炒糊,然后在一只小土罐里煨汤,一人分一土碗,热气腾腾,茶香弥漫,味苦心甜,荡气回肠。

火塘边,家乡人一口碗盛着寡酒传着喝。一大碗酒传一圈就完,再倒满,又传一圈。大家没有谁嫌弃谁,一夜唠不完的瞎嗑,款不完的闲白,谈不完的人间事,唱不完的山里歌。我那时还小不会喝酒,但还是天天挤在人堆里一起老猫向火,听大人东南西北的讲座,很多故事现在依然还清晰地记得。比如机智放荡的《狂张三的故事》,又如吓得小孩子不敢出门《长奶婆》。

故乡的热火塘,永远暖在心窝窝,热在骨头里。时光流淌,成年后我上了阿佤山,阿佤人的热火塘也是温度极高。

阿佤人的热火塘,生生不息。走进佤寨,家家户户竹楼下都会有码成小山的栗树柴。走进佤家,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火塘里都有不能灭的炭火。不做饭时,炭火捂进火灰里,留着火种;要做饭时,扒开火灰,炭火还在鲜红,添上柴禾又是火热的生活。煮水酒,煮鸡肉稀饭,烧各种干巴。火塘的炕巴上,储藏着很多烟熏火燎的食物干制品。坐在火塘边,也煨炒茶,也舂烧过糊辣子的佐料。

阿佤人的热火塘,唱不完的歌。阿佤人一生下来就会唱歌,一生下来就能跳舞。这话一点也不夸张。我走进西盟佤山那么多年,一直在听在看阿佤人围着热火塘载歌载舞,他们传唱着很多古老的歌,牢记着很难泯灭的民族记忆,更唱翻身解放后日新月异的美好幸福新生活,坚定跟党走,永远感党恩。

阿佤人的热火塘,古歌唱不绝。他们唱《司岗里》“利吉神和路安神造了地和天,利吉神是辟地的,路安神是开天的。最初,天地是用绳子捆在一起的,娅莫塑造了娅门,娅门又塑造了人,娅门把人放在司岗(石洞)。人出来以后,到地面上去晒太阳,那时我们还不会说话。人从司岗洞口搬到班哲寨,从班哲寨搬到号各寨,从号各赛搬到汗寨,从汗寨搬到果子寨,从果子寨搬到洛艾寨,从洛艾寨搬到阿哈寨从阿哈寨搬到欧哈寨,从欧哈寨搬到打哈寨,从打哈寨搬到得哈寨,从得哈寨搬到哥郎破昂寨。”他们唱古歌《江三木洛》:“阿佤英雄江三木,能说会道又会做,阿佤歌唱江三木落,歌声阵阵满山坡。”他们唱古歌《白鹇鸟》:“白鹇鸟,你非常辛苦,常年在森林里,大树下,找虫子吃,从不与别人争斗。白鹇鸟,你虽然美丽,但你从不夸奖自己,你的歌虽然唱得很好听,但你从不歌唱自己,那就由阿佤人来歌唱你吧。”此外,他们还唱情歌对唱《叶儿美》,唱迎客调《扬扬阿西哦》,唱留客调《飞哎发》,唱过新年调《根最阿三宝》,唱大家跳舞调《丢丢哎》,唱相聚调《来立代体扬体任》,唱穿珠珠调《起哎普雷》,唱酒歌《情意》和《祝福》等。

阿佤人的热火塘,新歌唱不完。唱美好幸福新生活,他们唱《阿佤人民唱新歌》:“村村寨寨哎,打起鼓敲起锣,阿佤唱新歌;毛主席光辉照边疆,山笑水笑人欢乐,架起幸福桥哎……道路越走越宽阔,越宽阔哎,江三木洛。”他们唱《阿佤有个热火塘》:“金色的群山百花放,花树丛中藏新房,花树丛中藏新房。阿佤住在彩云间,家家有个热火塘。围着火塘织罗绵,唱着新歌酿蜜糖。父母兄妹齐添柴,一年四季火塘旺。金色的群山春风荡,村村寨寨歌声扬,村村寨寨歌声扬。户户盛开幸福花,家家火塘放光芒。六畜兴旺满屋春,五谷丰登飘芳香。浓茶水酒漫山寨,阿佤生活甜又香。”他们唱《解放阿佤是一家》:“凤凰进山百鸟迎,阿佤喜欢解放军;解放为阿佤搞生产,又为解放闹翻身。一根藤上两朵花,一根藤结两个瓜,藤连藤瓜连瓜,解放阿佤是一家。”他们唱《歌唱民族大团结》《美丽的云海,可爱的俩山》《阿佤山上新事多》《盖新房》《贺新房》《佤山谣》《我们热爱老师》。脱贫攻坚中,他们唱《胜利就在前方》:“把家人的叮咛收进行囊,用脚丈量这个美丽的地方,进村入户,访贫问苦,这里有热情的老乡。把组织的重托扛在肩上,用心绣好这个美丽的地方,修路架桥,产业兴旺,这里有可爱的老乡。把乡亲们的期盼刻在心上,用情唱好这个美丽的地方,上山采茶,下田插秧,这里有勤劳的老乡。我们要让树满山、粮满仓,房屋亮堂堂,我们要让幼有教、老有养,学校书声琅琅,我们要让病有医、弱有帮,村庄精神昂扬。军令如山,行有章法,扶贫攻坚中奏响生命华章。带好头,跟我上,我们是阿佤的热火塘,打起鼓,敲起锣,让阿佤再把新歌唱。”

我们的热火塘,渐行渐远。听父亲说,现在老家农村很少有人家烤火了,因为很少用柴火,寨子背后的山都成原始森林了。在西盟,脱贫时农家盖起新房子,小康开启了新生活。新房子里,厨房里曾经的热火塘已被现代的家用电器所替代,很多用柴火烧煮烹制的传统美食更多成了怀念。

 
                                     


  作者简介


钟磊,男,哈尼族,生于宁洱县,工作在人类童年西盟佤部落。当过教师,在机关待过,现任职于县地方志办。曾先后在报刊、网络发表小说、散文、诗歌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