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民族团结故事|李扎克《永远的民族兄弟》

来源:本站 | 2021年03月30日


白马辛荣 摄


永远的民族兄弟

李扎克

(一)

    地处横断山系纵谷区南段怒山余脉的西盟佤山,一条河流由北向西南缓缓流淌,这条河流就是被当地人们亲切地称为母亲河的南康河。在南康河沿岸世代生活着勤劳勇敢的佤族和拉祜族人民。在这里,每到春节,各种民俗节庆活动、歌舞节目可谓妙趣横生,异彩纷呈。人们身着艳丽的民族服饰,手牵手,载歌载舞,好不热闹。过春节,对于这里拉祜族来说是一年之中最重要也是最欢乐的日子。过年的日子里,走亲访友、歌舞庆春、互致吉祥、拴线祈福等民俗活动可以说是拉祜族的一道亮丽风景。说来也是,风风雨雨、辛辛苦苦了一年,也该休息一下的。细细品味或者享受一下自己一年来的辛勤劳动成果,放松心情,走走亲,访访友,联络感情,送去彼此间深深的祝福,也是件理所当然的事。

   “李福,今天南约寨举行芦笙联谊活动,等你忙好了,我俩一起去。昨天一早,南约组的组长扎白就打电话通知村上了,让我们都去。”说话的是村委会副主任小虎。说完,小虎热切地看着坐在对面的李福。李福低着头,正在拼命地敲击着电脑键盘,不知在忙什么。

   “哦,我在做一份报表,快好了。”李福是该村的大学生村官,去年大学毕业后参加公务员考试,笔试倒是通过了,但是在面试的时候因为紧张,发挥不好,最终遗憾地没被录取。后来,就选择来村上当了一名村官。他打算一边工作一边复习,来年再战。李福,瘦高的个子,带着一副近视眼镜,在镜片后的那双眼睛大而明亮,要不是近视,那双眼睛该多有神啊。他的家在邻镇,父亲是镇小学的一名教师,母亲没有正式工作,在学校食堂做临时工。李福有一个妹妹正在县城读高中,成绩很不错。因为李福是大学生,熟练电脑,村上的很多上报材料和报表都由他做,所以有时候他总是很忙,不过还好,在他做材料的时候,很多原始资料和数据,其他村干部会及时提供给他,他只要细心提炼、完善一下上报就行。

    “村上的其他干部不去吗?怎么不见他们在村上?”李福忙完手头的报表,向小虎问道。

   “哦,李发主任和岩松武干一早就去了。他们叫我等你。”小虎有些迫不及待地说。说来也是,小虎的家就在南约寨,家中还有一个不满3岁的小孩呢。

   “好的,我俩一会儿就去。”李福随手关了电脑,之后和小虎一起走出了村委会的办公室。

   “你知道组上还邀请了那些人吗?”李福随口向正在摆弄摩托车的小虎问道。

   “乡上有一些领导要来,不过,组上主要邀请了橄榄寨的佤族群众,请他们来跟我们南约寨的群众一起过年。”可能因为心情高兴,小虎说话的声音感觉很大。

   一听到佤族群众来拉祜寨过年,李福感到很惊讶。在他的印象中,佤族群众过年不像拉祜族群众那样时长和“隆重”(拉祜族正式过年时间正常情况下是半个月,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初十五),相互走往也应该是小范围或小群体之间,一般以家庭或朋友间来往为主。而今天,小虎却说邀请了整个佤族寨的群众,这使李福感到十分疑惑。李福也是拉祜族,只是从小在镇上长大,对于拉祜族的过年习俗知道和了解得并不是太多。

    看到李福疑惑的表情,小虎露出洁白的牙齿笑了。说道:“你不是本乡人,难怪不知道这事。在我们这里,这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了,每年我们都会邀请他们来,自然他们也邀请我们前去做客。本来嘛,我们寨子跟他们寨子相隔就不远,往来也方便。再说了,都是民族兄弟,相互走往、相互联络也是应该的。”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关于这事,你还知道些什么呢?能具体说说吗?”李福一副刨根问底的样子。

    在李福的再三追问下,小虎就讲起了把自己听来的一段故事。他说:“那是在西盟佤山解放前夕。有一年春天,橄榄寨的佤族群众在山上开荒种地,放火烧山,不曾想因为风大,火势迅速蔓延,难以控制,整座山一下子被熊熊大火包围了。橄榄寨离烧山处不远,大火时刻威胁着寨子的安全。山上滚起的浓烟被不远处的南约寨群众看见了,很快报告给了寨子里的扎依头人。形势万分危急,刻不容缓,南约寨的扎依头人果断带领大批拉祜族群众迅速直奔火场……。在南约寨拉祜族群众和橄榄寨佤族群众的共同努力下,火势得到了控制,并很快被扑灭了。橄榄寨保住了、安全了。橄榄寨的佤族头人紧紧拉着南约寨扎依头人的手说着万分感谢的话,眼角滚下了行行热泪。寨子得救了,橄榄寨的佤族人万分高兴,泡了几大罐水酒邀请参与救火的拉祜族群众去他们寨子里做客。盛情难却,拉祜族群众在扎依头人的带领下在橄榄寨喝了水酒,并吃了佤族稀饭后才返回拉祜族山寨。通过这件事,两个寨子之间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

   无巧不成书。这件事过后不久,南约寨的几个拉祜族汉子进山打猎,猎到了两只高大的马鹿。这事一传开整个寨子沸腾了,村民们个个欢呼雀跃。扎依头人说,橄榄寨的佤族人跟我们是邻居,是兄弟姐妹,有了好吃的我们可不能忘了他们。于是扎依头人就派人到橄榄寨邀请佤族群众来拉祜族山寨做客。拉祜族寨子一般没有水酒,就用香醇的米酒招待他们,待他们吃饱了、喝足了,乘着夜色燃起篝火,手挽手唱起了欢快的歌,跳起了粗犷的民族舞蹈,那场面十分火爆,热闹极了。就在那一天,两个寨子的头人就约定:橄榄寨和南约寨是友好山寨,两个山寨的佤族人和拉祜人是民族患难兄弟、姐妹,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并且还约定,每到春节过年,两个寨子之间要相互拜年,共度春节。从此以后,每年一次的互访就成了两个寨子之间不成文的规约。直到现在,新中国都成立70多年了,这个规约一年都没有落下过。”

    经小虎这么一说,李福一时茅塞顿开,挂在心中的谜团被欣然解开了。在听完小虎的叙说后,李福对扎依头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扎依头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李福很想再问问小虎,可是看见小虎此刻正在专心地开着摩托车,山路崎岖,他不便再细问,只好暂时压住了这个念头。南约寨离村委会6公里,是纯一色的拉祜族寨子,这里的拉祜族人和整个西盟佤山其他地方的拉祜族人一样勤劳、淳朴和善良。这个山寨由上寨和下寨组成,共80余户400多人,两个山寨相距400米,呈平行状分布,都各有政府出资建设的文化活动场所。

(二)

   村主任李发和武干岩松一早就来到了南约寨。一来是受南约寨的邀请,二来呢南约寨在自己的村辖区,举办这么大的活动不来“关心一下”,道理上也说不过去;三来呢乡上领导要下来,橄榄寨的村组干部要来,作为村主任怎么能缺席呢?说起李发,也算是南约寨人,他出生在南约寨,但在他8、9岁的时候,父母亲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积极参与橡胶产业开发,举家从南约寨搬到了地处河谷地带的橡胶队,离南约寨也就4、5公里。李发家兄弟姐妹多,共6个。初中毕业后,李发本想读高中的,但作为长子,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也为了让弟弟妹妹们能更好地读书,他毅然回家做起了劳动,种胶、捞沙、捕鱼挣钱,和父母亲一起担起供弟弟妹妹们读书的重任。直到在他28岁那年,在乡政府的动员下到村委会任主任。李发对南约寨的情况十分清楚,毕竟从小就在这里长大,再说到村委会任职后也经常来这里开展工作。李发的个子很高,在很多拉祜族男子中间一站,简直就是鹤立鸡群,加上高嗓门,在开会的时候往往会镇住那些开小差的村民,效果甚好。村武干岩松是当地的佤族,肤色黝黑,1米7的个子,体格健壮,一看就知道是当过兵的,任武干保一方平安正是合适人员,也是职责所在。这个村委会共有8个村民小组,拉祜族和佤族各占一半。岩松就是村委会所在地的那个佤族寨子的。

上午9时,当李发和岩松来到南约寨时,扎白组长正在安排村民打扫卫生,并带领一些青壮年布置活动场地。扎白组长见到李发和岩松,就很快迎了过来。

   “欢迎,欢迎。”扎白组长笑着说,并很快引李发和岩松到他家里坐。扎白组长的家在活动场下方,与活动场相隔200米。扎白组长的媳妇正在院子里晒衣服,一看见李发他们就跑进屋内搬出凳子,并很快沏了两杯茶水。

   “扎白,今天的活动怎么安排的?”坐定后,李发向扎白组长发问道。

    扎白组长走进屋里拿出了一个小本子,随手翻开后递给了李发,说:“我们几个组干部商量之后定的。”

    李发仔细看了看说:“我看行,就按你们的计划开展。”因为活动每年都举办,相关内容和形式已经约定俗成了。

    农村群众因为劳动生产的需要,午饭时间较早,一般上午9点至10点间就吃饭了。很多村民吃好饭就下地劳动或出门办事。按照每年的惯例,橄榄寨佤族群众吃好午饭后出发,大约50分钟就会到达南约寨,最迟上午11时之前都会到来。活动计划在中午12时开始。在拉祜族的传统习俗里面,芦笙舞会一般就是在这个点开始的(因为临近中午,正是太阳又大又圆又亮的时候,预示着团圆、喜庆和火热),一直到下午太阳偏西才结束。

上午10时,李福和小虎也来到了南约寨,一来到活动场地就远远望见了坐在扎白组长家院子里的李发和岩松。早上在村上的时候小虎就打电话让媳妇在家准备午饭了,并且也跟李发和岩松说了。今天的活动场地设在下寨,而小虎家就在离这儿不远处的上寨。在扎白组长家坐了一会儿后,小虎就带着李福、李发和岩松来到了他家。

小虎的媳妇一见到小虎带着村上的干部来了,张着笑脸迎了出来。看样子她忙了一天早上,因为摆了满满一桌子饭菜。

“妹子,你不用做这么多饭菜嘛,怎么吃得下呢?我们又不是猪。”李发望着小虎的媳妇开玩笑说。

“主任,你们几个大男人难道连这么点饭菜都怕吗?不多吃点,下午怎么有力气唱歌、跳舞呢?再说,下午来那么多人,你们肯定要喝酒,提前多吃点饭不伤身。”小虎的媳妇乐呵道。

“妹子真是最懂男人了,难怪小虎白白胖胖的,身体这么矫健,像只小老虎,都是你养的吧!”岩松也亮开嗓门说笑道。小虎的媳妇一听这话,呵呵地笑着看小孩去了。

在小虎家用过午饭后,李福他们很快就回到了扎白组长家等橄榄寨的佤族群众。

(三)


   这是在新春时节,气温开始回升。随着太阳的升高,天气渐渐热了起来。还好,南约寨坐落在半山腰,时时有东南风徐徐吹来,给人们捎去些许凉意。上午11时,从山寨西面的进寨公路上传来了阵阵锣鼓声和人们的呼叫声。一听到声响,南约寨的拉祜族群众陆续来到了活动场所,准备迎接橄榄寨的佤族群众。李福跟着李发他们也来到了活动场。

几分钟后,两辆载着橄榄寨佤族群众的农用车和十几辆摩托车缓缓驶进了寨子。车子在寨子边的空地上停了下来,车子停稳后,车上的佤族人带着象脚鼓、锣、铓等乐器陆续下了车。下车后,在领头人的带领下,队伍稍作调整,一下子呈列队式敲锣打鼓缓缓走向了活动场地。李发、扎白等村组干部早已等候在活动场,一见到橄榄寨组长带领的佤族群众,迈开脚步迎了过去。

李发微笑着走向橄榄寨的佤族群众说:“欢迎你们。大家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很多佤族群众大声呼应道。

“请大家先到文化室喝喝水,休息一下。活动按惯例中午12时开始。”扎白组长大声对佤族群众说。很快,扎白组长引着他们到了文化室。此时的喇叭里正播放着欢快的拉祜族歌曲,山寨里也不时响起小孩子们点燃的鞭炮声,空气中弥漫着阵阵烟火气,一派欢庆祥和景象。

11时40分,一辆标有“公务用车”的越野车缓缓驶进了山寨,并在活动场边停了下来。

“李乡长来了!”群众中有人大声喊道。听到喊声,李发等村组干部走出了文化室。李福看见李乡长正从活动场边停着的越野车上下来了。李乡长肤色很白,头发有些卷曲,带着一副眼镜,很年轻,大概30来岁的样子。他穿着一身迷彩服,整个人显得神采飞扬。看见来参加活动的佤族群众,李乡长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李发很快迎了上去,握住李乡长的手,简要介绍了今天活动的内容。李发说:“活动分两个阶段进行,一是中午12时至下午2点,开展传统民族歌舞活动,主要是拉祜族的芦笙舞和佤族的锣鼓舞;下午2点至3点,下午餐,休息;下午3点至4点开展文艺汇演。文艺汇演,主要是两个山寨的群众自编自演的节目,每个寨子各准备了5个节目。”

李乡长一边听着一边点头,表示赞同。很快,他看见站在李发身后的李福,哈哈笑着说:“李福,你是大学生,发挥一下你的特长,把今天的活动写成一篇报道报乡上和县里,让外面的人们也了解一下我们民族兄弟是怎么过春节的。”

“好的,李乡长。不过有些情况我还得具体了解一下。”李福很快回应道。

“没问题,你想了解什么,就去采访一下村组干部和群众,也可以问我。”李乡长性格开朗、直爽,对着李福哈哈笑道。

接着,李乡长走进文化室,看望那里正在休息、准备参加活动的佤族群众。很多佤族群众都认识李乡长,都热情地跟他打招呼,并邀请李乡长到他们那儿做客。

李乡长知道当地佤族人跟拉祜族人一样热情好客、勤劳善良。两个民族群众亲如兄弟、亲如姐妹。于是他动情地对佤族群众说:“乡亲们,阿佤山的拉祜人和佤族人本来就是在同一个地方、同一座山上生活的,橄榄寨和南约寨山水相连,唇齿相依,两个山寨的人们患难与共,生死相依。我们是一家人,所以我们要团结互助,更要互敬互爱,携起手来共同建设美好家园。让我们要一起欢度春节吧。祝大家春节快乐,过年好!”

(四)



罗班辉 摄

中午12时,活动在欢腾热烈的鞭炮声中缓缓拉开了序幕。一下子,活动场上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很快,活动场上的人群自然地分成了两片,场地的一边是拉祜族的传统芦笙舞群,另一边却是佤族的锣鼓舞群。两个舞场里的人们欢笑着、歌唱着、舞蹈着,可谓载歌载舞,喜气冲天。芦笙、锣鼓、鞭炮和人们的欢呼声混杂在一起,形成了一道道欢乐交响,那交响久久地徜徉在山寨上空,也缓缓向山寨外传扬开去。参与活动的很多人都穿着艳丽的民族服饰,此时的活动场地上可谓色彩斑斓、绚丽多姿。人们随着激昂的鼓点跳跃着、随着悠扬的芦笙音调舞动着……在一杯杯水酒、米酒的浸润下,人们更是兴致满当、欢乐开怀!

李乡长站在活动场边地势稍高的地方,微笑着望向欢腾的人群。是的,眼前的景象真是太美好了,充满了和谐、充满了激情。人类本来就应该这样生活的,虽然民族成分不同、生活习俗不同,但追求幸福生活的美好愿望是“大同”的。眼下,政府需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很多,毕竟很多群众的生活状况还很困难,还十分期待政府带领他们发展致富,最终走向美好。由此。李乡长的肩上感受到了沉甸甸的责任。

看见李乡长默默地站在人群一旁,李福悄悄来到了他的身边。李乡长一回头,才看见李福,于是笑着说道:“不去场上找美女跳舞,来这儿干嘛?”

一听李乡长的话,李福即刻乐歪了。“乡长,美女们眼中只有英俊的李乡长,没有我这个瘦弱的书生啊。”

“这话倒不假。”李乡长此话一出口,两个人情不自禁地哈哈笑开了。

后来,李福跟随李乡长来到了扎白组长家,正好橄榄寨的村组干部也在,于是大家一边喝酒、一边聊开了。

看大家正在兴头上,李福说:“李乡长,麻烦你说说扎依头人的故事好吗?”

“对呀,讲讲吧!”一旁的人们也个个露出想知道的神情。

于是,李乡长向大家说出了一段充满艰辛和血泪的往事。在李乡长缓缓动情的讲述中,李福终于知道了扎依头人的一些事迹。原来,扎依头人算得上是阿佤山上的民族英雄、革命烈士。他是地道的西盟县南约寨人,生于1900年按照拉祜族取名习俗,稻谷播种后发芽时出生而的名字“扎”为拉祜族男性通用姓,“依”拉祜语指发芽清光绪十八年(1920年),扎依带领人户从力所老寨迁到南建寨,被当时的力所角码扎妥新官封为卡些”(也就是南约寨头人)1942年,驻缅英帝国主义“旅游”为名,以武力方式进驻南约寨,其领头扎依服从英(缅)管辖,听他们话,为他们做事,又叫扎组织拉祜族群众唱歌给他们跳芦笙舞给他们。这事扎依当场拒绝,他们十分愤怒,被当时的翻译官扎依“难约”,寨名由此而来1950年7月,扎依受邀到澜沧东主开会,会上定为赴京国庆一年观礼团代表。扎依随观礼团于1950年9月4日从东主出发,25日到昆明,29日到达重庆,30日到首都北京10月1日上午在北京天安门参加国庆观礼活动,受到毛主席刘副主席朱总司令周总理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还与毛主席握手谈话。在北京观礼结束后,毛主席和周总理亲自发给扎依一整套黑色毛服装。10月3日起,扎依随观礼团先后到北京天津上海南京武汉海军基地重庆昆明等参观学习他是西南代表中唯一参观海军基地的拉祜族头人12月6,扎依随赴京代表回到普洱。12月13日,参加了普洱区第一届兄弟民族代表会在会他与其他代表一起向大会提议,各兄弟民族要以拉祜族喝咒水盟誓习俗佤族镖牛盟誓习俗盟誓立碑,表示各民族兄弟永远跟着中国共产党,团结一心,保卫祖国边疆建设好自己的家乡。12月27日,扎依随赴京代表与来自十五个县的二十六种兄弟民族头人首领以及各族各界代表300余人共同参加了具有历史意义的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立碑仪式1951年12月初,扎依作为力所代表,还澜沧县勐朗坝向解放大军汇报西盟力所的情况,并为解放西盟的南线部队当向导,跟部队在翁嘎科开完会后,他穿着毛主席周总理发给的毛尼衣裤和帽子,把部队带到南。随后又带领部队工作组深入佤山其他寨子宣传共产党的民族政策,为解放西盟做出重大贡献。解放西盟后,扎依积极支持政府发动群众兴办互助组合作社带领群众开挖水沟、水田、公路等,还把自家田地粮种、家产全部捐献给合作社,并积极配合乡干部进寨开展工作,为民族上层人士作出榜样。1956年6月,西盟佤族自治县筹备委员会组织召开的“各族各界代表大会”上,被列在政协西盟佤族自治县委员会名单上,当选为委员。1969年,由于全国政治动乱,他当时的红卫兵“造反派”视为“走资派”,进行惨无人道地捆绑吊打致残1970年去世 

(五)

通过李乡长深情的讲述,李福了解了南约寨的历史,也知道了南约寨具有传奇色彩的历史人物故事。从历史对照现实,李福深切地感受到了历史的深重和前辈们的艰辛,更懂得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时下的人们应该倍加珍惜今天的和平与安宁。在人们相互敬酒、互致祝福的欢乐声中,李福把视线缓缓移向不远处喧闹、欢腾的人群。那里的人们还是那么高兴、那么充满激情、那么充满期待。是的,他们期待着更加美好的生活。

在李福的脑际满是思绪和遐想的当儿,广播里传来了扎白组长洪亮的声音:“各位乡亲、各位朋友,活动暂时告一段落。现在是午饭时间,请大家吃吃饭,休息一下。下一段节目将在3点开始。”

随着扎白组长的声音,场地上的锣鼓声和芦笙声戛然而止,人们也渐渐散开了。看看天空,此时的太阳正热力十足,她那耀眼的光芒正朗朗地照射着整个南约寨,显得异加灿烂和美好。

橄榄寨的佤族领头人也长得人高马大,肤色黑沉,五官极为端正,棱角分明,穿着一身佤族服饰。佤族汉子的彪悍和粗犷在他身上彰显得淋漓尽致。他大大方方地端起酒杯站起来对着李乡长说:“乡长,我是橄榄寨的组长岩勇,是一个小老百姓,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但是我知道,南约寨和橄榄寨的人们亲如兄弟、亲如姐妹。我们的友好情谊是历史创造的,我们是要继承的。先辈们不容易啊,特别是扎依头人,为我们做出了极好的民族团结的示范。我们要向先辈们致敬,向他们学习,并继承和发扬好这种比林深比山厚的民族情谊。来,大家为民族情谊干杯!为永远的民族兄弟干杯!”话音一落,橄榄寨的组长将杯里的米酒一饮而尽。接着,在场所有人也将杯中酒喝尽倾空。

很快,李乡长又端起了酒杯。他掷地有声地说:“岩勇组长说得对,南约寨和橄榄寨的友好情谊是要传承,但是我想,不光是南约寨和橄榄寨,我们阿佤上的所有拉祜寨和佤族寨及其他民族寨的人民都要团结起来,都要互敬互爱、互帮互助,共同建设美丽阿佤山。来,大家为民族团结干杯!”

“干杯,干杯,为民族团结干杯!”在场的所有人都振奋起来,异口同声地喊道。

欢乐的时光总是很快,在谈笑声中时间一下子就到了下午3时。按照计划安排,文艺汇演节目开始了。山寨里的人们再一次聚集在了活动场。李福也跟着人群来到活动场边上观看节目。场上表演的节目都是群众自编自排的,节目本身自然比不上专业人士的水准,但从各个节目的展演中可以让人们深切地感受到表演群众浸透的汗水和热情。

望着一个又一个欢快的节目,李福的脑际一下子浮起了镌刻在宁洱县“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上的碑文:我们二十六种民族的代表,代表全普洱区各族同胞郑重地于此举行了剽牛,喝了咒水,从此我们一心一德,团结到底,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誓为建设平等自由幸福的大家庭而奋斗此誓。

透过碑文,李福想象到:70年前的“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立碑仪式那宏大的场景和今天展现眼前的民族群众联欢场景一定很相似吧。毕竟这两个场景都见证并且诠释着同一个愿景:“团结一心,共建美好家园!”。

罗班辉 摄

     (本文获普洱民族团结誓词碑建碑70周年征文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