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著名作家写普洱|马淑琴《圆梦普洱》

来源:本站 | 2021年03月30日


 摄影:彩云之南

 

 

圆梦普洱

马淑琴

 

人的感官如果受到超乎寻常的冲击,就会在心的土壤上埋下一粒种子,生根发芽后长成梦的青藤,不断向远处攀爬和延伸。

“蝴蝶是会飞的花儿” ,是美的精灵。初中一年级,村北小书店,二分钱一份的活页文选,冯牧的散文《澜沧江边的蝴蝶会》 ,把我从永定河边那些成群结队、小雪片般的白蝶群中引领出来,引到遥远的澜沧江。

林中小路,优雅现身,累积蓄加,层层叠叠,蝶追人行,时而拥塞道路,时而堆积成草坪上蝶的花坛;翅膀背面嫩绿、正面金黄、印着美丽花纹的蝴蝶,上下翻飞,点缀芳华,掠过时空小径;巨大的,黑底红花,拖着长长飘带的大木蝶是群中的领舞者,这一切,飞成少女心中蝶的迷阵……于是,少女总是向着南国眺望,把天边每一朵好看的云,都看成是妖娆的蝶。

庚子年最后时日,有幸参加作家走进“天赐普洱·世界茶源”采风创作活动,久远之梦又在心中复活。

普洱,因茶不再陌生。56个民族56朵花,普洱占了26朵。听着普洱市领导关于提前一年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全市60万贫困人口脱贫, 761个贫困村全部出列, 9个贫困县全部摘帽;普洱市2020年荣获“第六届全国文明城市”的介绍,再看眼前这座如诗如画、美丽温馨的南国之城,钦佩与赞叹油然而生。多民族地区,历史形成的经济发展和文明程度存在很大差异,有的从原始“直过”社会主义,跨越3000年时空,省略了多少过程。伟大时代,伟大变革。差异,连同延续千年的绝对贫困,都被幸福与文明所取代。我自然联想到,普洱不仅适合人,这块彩云之南的神秘土地,因湿润和温暖,还适合蝴蝶生存和繁衍,中国的蝴蝶共有12科,云南几乎占全了,但能见到“蝴蝶会” ,却是偶然,普洱之行,幸运之神会眷顾我吗?

当地人们那些五光十色的头饰,色款各异的服装,装扮着不同的民族,使我联想到“蝴蝶会”中的各色蝴蝶。美的魅力具有神秘的射线与密码,接通之后,表现为相似与重合的认同,同时体现自然与人文的意蕴。自然与人文从来都是相互借鉴与依存,可以设想,民族的祖先最早设计服饰的时候,谁敢说没有受到蝴蝶色彩和纹理的启示呢。多民族,既是普洱的基础,也是内容,既是历史,也是人文。这块森林覆盖的绿色宝石上, 26个民族孕育了多姿多彩的文化,构成地区历史与人文的瑰宝,鲜活并厚重。


 

云南,彩云之南;云南之南的云,每一朵都是魔幻。普洱之行,每到一处,都是天地共赏和共享,因为,任何一处的天空之美都不输于地,地之绚烂也不次于天。沿着翡翠一般的澜沧江行进,汽车进入普洱西南边陲的西盟佤族自治县,到了“阿佤人民唱新歌”的诞生地。在一处挂着“西盟印象民族文化有限公司”的牌匾门前停下。走进博物馆,到处悬挂着五颜六色的佤族织锦作品,有围巾、台布、床单、服饰、披肩等等,琳琅满目,色彩斑斓,像是另一种形式的蝴蝶会。一台台织锦机整齐排列,每台机子前的操作者也是表演者。线的经纬从她们手中神话般地变成了锦绣。陪我们前来的县委女书记杨宇,把一个高挑美丽的妇女介绍给大家,她就是这里的主人,西盟印象民族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宪兰。李宪兰是彝族人,学过美术,当过教师。当她认准了佤族织锦文化之后毅然提前退休,走村串寨搞调研,培训人才,策划项目,2015年3月成立了“西盟印象民族文化有限公司”,68名当地妇女成为固定织女。她聘用了2000多名手织技工,年织成品20000多件,远销美国、俄罗斯、中国香港等地,为当地开辟了就业门路。这时,我再看这个不凡的女人,分明就是蝶群之中那个翩跹的领舞者。晚上,女作家李明新采访李宪兰,把我邀到她的房间,又见可爱、能干、真性情的李宪兰。在相见恨晚的气氛中交谈,知道了她爱唱歌、能喝酒,并且靠这两件法宝去亲近这里各民族的乡亲,学会了几个民族的语言,结交了诸多朋友。宪兰以茶代酒,边喝边深情地给我们唱了一首情歌:姐姐你一定来看我,诙谐幽默率真深情的歌词险些把明新和我笑翻。宪兰也笑着,但我看到了她眼角晶莹的泪光。

 


 

清晨,曙色微露,天光云影塑成空中的山峦与河流,连同一串美丽的岛屿。云浪翻卷、水汽弥漫,轻柔、浪漫并神秘。一会儿,阳光缓缓外露,在云层中折射,形成两处光点,这时的云仿佛变成了澄明透亮的普洱茶。当地作家示我侧身,抬臂,轻轻托起茶色云层中初升的太阳。于是,影子被印在南国,成为“云舍”的一员。

在佛殿山三佛祖遗址,全程陪同我们的普洱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施文艳拉着我去看一块古老的陶砖,她指着砖上的植物问我,知道是什么吗?我随口答,野菜吧。她笑了,说,是茶。可见普洱与茶的历史之久远,记载说普洱茶贸易始于唐,闻名于宋,极盛于清。

普洱是普洱茶的重要产地,而澜沧拉祜族自治县境内,澜沧江流域的景迈山千年万亩古茶林,又是普洱茶的原产地。走进景迈山古茶园的那条小路,只见林中古树参天,古老高大的树梢直插蓝天,被白云拥抱。大树下,夹杂着一片片乔木型的古茶树,阳光洒在林间,斑斑驳驳,地上铺满落叶,松松软软。这时,突然袭来似曾相识的感觉,这里好像来过。啊,想起来了,这不就是澜沧江边蝴蝶会的那条小路吗?树也是这么高,林也是这么密。层层叠叠的蝴蝶呢?抬眼一看,小路边,一大片紫色的花盛开着,分明是落在绿叶上的一群紫蝶,煞是好看,我想,它们一定是蝴蝶的化身。诗人说,蝴蝶是会飞的花儿,那花儿不正是盛开的蝴蝶吗。林中古茶树的枝干弯曲有度,迎合着岁月的风霜,苍老的树干上呈现片片银光,有的枝杈上长满了青苔,是生命的覆盖,也是重生。这时,幽幽的清香随风飘过,茶树古老的枝杈上,绽出几朵新花,花白蕊黄,质地如玉。我想到两个数字概念,千年万亩,这该是多么辽阔深远的时空啊!我靠近一棵开花的古茶树,以对祖先的敬畏之心,请普洱市文联的阿杰主席帮我拍照,之后,我又半躺在松软的落叶地毯上,任阳光将我同落叶一起,泻在这古林的背景里。

 


 摄影:彩云之南

 

 老电影与经典音乐之魅力足以使我沉醉一生。因《芦笙恋歌》 ,因《婚誓》 ,当年电影的拍摄地——澜沧拉祜族自治县,成为我向往已久的圣地。离开普洱的前一天,我来到拉祜族自治县酒井乡老达保村民小组。刚走近路边一段绿篱花墙,突然,一只金色的蝴蝶飞过来,我激动地喊了一句:“快看!蝴蝶! ”蝴蝶在我身边绕了半圈儿,朝着寨子的方向飞走了。李明新说:“姐,这蝴蝶是等你的。 ”我没说话,但眼里含着泪。这时,寨子里载歌载舞的拉祜族乡亲们来迎接我们。男人有的吹芦笙,有的敲木鼓,女人们边唱边跳。我细细打量他们的服饰,不论男女,都是黑色基调,配以红饰,又想到蝴蝶会中那些黑底红花的大木蝶,难道是那木蝶的色系与族谱?先是在宽阔的露天场地观看了实景的“拉祜文化”展演,听60岁至80岁的四位亲兄弟唱出天籁之音,看全村男女老幼合唱《婚誓》和《快乐拉祜》 ,血在沸腾,心在燃烧。晚饭后,采访村第一书记胡红,了解到这里的村民能歌善舞,县里以此为试点,挖掘打造歌舞产业文化。2013年,澜沧老达保快乐拉祜演艺有限公司应运而生。经典歌舞加实景演出,立刻火爆。到2019年末,这里的农村经济总收入达670万元,实现旅游综合收入927万元,人均可支配收入达11240 . 98元。胡红是中科院昆明分院的干部,到村里任第一书记已5年,他把山寨当家,帮助解决了村里的交通、上下水、孩子上学等问题,还帮助引进种植项目、协调茶叶价格、联系企业、开发小市场等。以前,村里连一个大学生都没有,通过卓有成效的工作,乡亲们认识了知识的重要,现在有了6个大学生,村里367个学生,无一人辍学。胡红说,他看到村民发自内心的笑,感到欣慰。村里还出了一位全国劳动模范,就是歌曲《快乐拉祜》的作者, 35岁的李娜倮。这位山寨明星,不仅创作了《快乐拉祜》 《实在舍不得》等歌曲,还亲自搞培训,把艺术团从40人发展到200多人,组织自创民歌300多首,使艺术团走到全国,走向世界。


 

山寨夜空的星星出奇地亮,老达保红石榴诗歌朗诵篝火晚会,正在美丽的山寨广场隆重举行。台上台下的乡亲们在天地之间尽情歌舞,呈现人与自然和谐的律动,比蝴蝶更加美丽多姿,比“蝴蝶会”更加生动传情。

(原文发表于2021年2月19日《中国艺术报》)

  作者简介

马淑琴,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京西文学】公众号特邀文学顾问,中国作协第七、八、九届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北京作家协会理事、诗歌创作委员会副主任,门头沟区作家协会主席。著有诗集《放歌京西》、《山月》、《不朽的风景》、《炊烟扶摇》《马淑琴诗选》和散文集《书琴散文》等,在省市以上主流报刊发表诗歌数百首,纪实文学、散文等百余万字。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入多种版本诗歌集。多次参加国家和省市重大活动的采风创作。